收藏本站
观看历史记录

情乱梨花村 【完】(作者:不详)

发布日期:文章内详  来源:www.499mm.com  阅读:加载中



[内容简介] 梨花村是一座大山里的古老村落,村里有个叫李天根的后生,父母双亡,是穿百家衣吃百家饭长大的,李天根天性有些小色小风流,在村子里没大没小是跟大姑娘小媳妇开些荤段子玩笑,因为被选中了作为大法师的接班人,这身边的美女那就是源源不断了,他除了有美女外,还有些什么呢-----

  正文

  1.三丫头还魂节

  云雾缭绕,山峦叠嶂。

  这是大陵山深处的一个古老村落,因为村子四周全是梨树,每每到四五月份,满山遍野全是梨花,故名梨花村。

  梨花村有一个十分重要的节日----三丫头还魂节。

  三丫头还魂节有两个关键性人物。一个是圣女,另外一个就是大法师。

  所谓圣女也就是在村子里选出一个少女来,这位少女一定是村子里最漂亮的未婚女子,年纪大约是十五六岁,然后,由村子里的大法师作法,将三丫头的阴魂请上来,附在这位少女的身上。三丫头一请上来,所有的女人都跟着这个少女唱歌舞蹈,场面非常令人震撼。

  自古到今,梨花村里的人都笃信三丫头还魂节可以给梨花村带来人丁兴旺,五谷丰登,平安吉祥,可以这么说:三丫头就是梨花村人的精神寄托,梨花村的人就靠着这个三丫头还魂节活着了。

  今天就是梨花村一年一度的三丫头还魂节了。

  可是,就在三丫头庙里正轰轰烈烈地做着各种请神的前期准备工作时,突然传来了一个令人措手不及的坏消息,大法师突发脑溢血,人事不醒了。

  这可是了不得的大事了,梨花村怎能不举办三丫头还魂节呢?三丫头还魂节又怎么能少得了大法师呢?

  “叫李天根回村,快,我们三个人马上去请。 ”村长何梨萍对另外两个村里的长老很果断地说道。

  李天根是村里法师的接班人,今年十九岁了,此刻,李天根正在离村七里外的圣庙寺。因为村里的长老,村长和老法师都认为李天根这小青年身上有不少的孽根性,所以在两年前,由村子上出钱把李天根送到了七里外的圣苗寺去学经习道去了,希望通过圣苗寺的道法管束住李天根。

  李天根是个孤儿,七八岁时,父母就相继过世了,他是吃百家饭穿百家衣长大的。今年十八九岁的李天根也不能算是什么大奸大恶之人,就是行为上有那么一点不正,喜欢跟村子里大姑娘小媳妇开那种荤玩笑,什么摸个人家小媳妇的屁股啦,跟人家大姑娘说几句下流话啊,偶尔偷看个大姑娘小媳妇洗澡啦。

  “村长啊,不是我多嘴,小天根那孩子连女人是什么样都没见过,更别说碰女人了,这要是在古庙里乍看到圣女的身子,那到时候会不会出什么差错呢?”

  长老珊玛担心地问。

  长老珊玛的担心也不是没有道理,这三丫头还魂节上,圣女是要脱光光的,就是过去的老法师,定律那么好的人,看见了这圣女的光身都有些抵挡不住,偶尔据说还会偷偷抹鼻血的,那李天根是个未婚小青年,他要是看见了圣女的光身,那结果是谁也预料不到的。如果法师要是当堂轻薄了圣女,那会给村子里带来灭顶之灾啊!

  “可不是吗?珊玛这话真不错呢,那孩子平常看女人都流口水,让他现在主持还魂节怕不中呵。”

  另外一个长老巧云支持珊玛的意见。

  “看看我,把这事给急糊涂了,可是,老法师人事不醒,今天晚上就是还魂节的良辰了,梨花村怎么能不过还魂节呢?”

  村长何梨萍焦虑了起来,她紧皱眉头,半天没说一句话,头脑里在想着解决的办法,这想着想着,何梨萍突然脸红起来了。

  村长何梨萍脸红的原因是她想起了小时候见过的母亲和老法师之间的那些事来。

  何梨萍的母亲就是梨花村的前任村长,这是梨花村的风俗,村长一律由女人担当。可是吧,前年她的母亲瘫痪在床,二十二岁的何梨萍就继任了这个村长职务,梨花村的村长并不是世袭制,但是,何梨萍和她母亲长得一样的绝色天骄,她的性格和她母亲的性格简直一模一样,敢说敢干,办事雷厉风行,识大体,不拘小节。所以她这个村长也是村民们和前任老法师选出来的。

  何梨萍记得,前任老法师每年在三丫头还魂节前夕都会和她母亲睡上一觉,即便是当年她父亲在世的时候,老法师都会叫上她的母亲去古庙来商讨三丫头还魂节事宜,当时,每次母亲都带上她一起进庙,后来,何梨萍才知道老法师和自己的母亲是为了掩人耳目才带上她的,但是,她虽然只有七八岁的年纪,却对男女那事也有些朦胧的了解了。

  她记得母亲和老法师一进古庙,老法师先是作个法,又是喷火又是烧纸,作完法之后,老法师就让她一个人呆在庙堂里玩耍,还给了她许多的糖果啦饼干啦之类的食物,老法师就领着母亲进入后室。

  何梨萍八岁那年偷偷跟进了后室,看到老法师一件一件地脱去了母亲身上的衣服,然后,把母亲放在床上,老法师再自己宽衣解带,爬上了母亲的身子,接着,两个人就开始搞起了很大的动静,把床都搞得咯吱咯吱响,期间,母亲还会哼叫几声。

  “村长,你办法没想出来,怎么这脸涨得这么红呢?”

  珊玛感到很奇怪,就问还沉浸在回忆中的何梨萍。

  “我想到一个办法出来了。”

  何梨萍红着脸,带些神秘的说道。

  “快说,是什么好办法?”

  巧云急忙问。

  “我们先让小天根作法,万一到时候,小天根撑不下去了,我们三个人中要有一个人帮小天根度过难关。”

  何梨萍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何梨萍说的帮小天根度过难关就是她们挑一个人来跟小天根搞那事,这回轮到珊玛和巧云脸红了,她们两个人听了何梨萍的办法后久久都没有一个人说出话来。


2.抓阄助难关

  “这事难办啊,小天根不一孩子吗,跟他那个还不羞死人啊。”

  珊玛脸红通通的,就象是看到了李天根的下身似的害燥呢。

  “孩子?你没看小天根高高大大的,都比大老爷们还高了,那身板硬的。”

  巧云也脸红,可是心里想的慌慌乱乱的。

  巧云是个寡妇,今年也才二十七岁,比珊玛小一岁。这巧云的男人前年在山上追杀一头野猪时,一不留神掉到陷阱里去了,死了,巧云就成了寡妇,因为生理上现在得不到满足,男女那事就想得更加勤,每个晚上都要用山药搞一次,可是光靠山药也缺少和男人的交流,所以她想这事自然想得激烈一些。听了何梨萍的办法,她的心里就活动开来,她倒想和小天根搞那种事。可是,搞那事也是偷偷摸摸的事啊,这都摆到桌面上来了,巧云也不能开口自告奋勇地说要去和小天根睡觉啊。人家妓女在公众场合跟男人说那事还有脸红的时候呢。

  “那巧云就你了。”

  何梨萍张口说道。

  “怎么是我呢?我也没说这话啊,还是珊玛吧。”

  巧云这是在客套,心里当然想答应下来,但是,嘴巴上却说不出来。

  “还是你吧,我不有男人吗,你正好补补。”

  珊玛立即反驳了一句。

  何梨萍虽然看了巧云一眼,但是,她也猜不透巧云的心事啊,这种事情又不是什么小事,她这个村长总不能逼着巧云和李天根睡觉吧,这要是让村里人知道了,那全村人还不把她这个村长给骂死。

  “都别争了,我们三个人抓阄,谁抓到就谁,不准反悔。”

  何梨萍怕错过了时辰,边说就边准备纸笔,撕了三个小纸片,两个画了圈,一个打了勾。

  何梨萍把三个纸片揉成团,扔在桌上,说:“抓到打勾的就陪小天根睡,谁赖帐谁就滚出梨花村。”

  巧云伸手就抓了一个纸团,她想抓到打勾的,她十分想和小天根睡觉。但是,她打开来一看,却是个圈。

  珊玛迟迟不敢伸手,村长何梨萍抓了一个纸团,一打开,就她那张是打勾的,她心里也是一个咯噔,心想,怎么是我呢?

  “村长,你是勾还是圈啊?”

  珊玛怕怕地问,伸手要去看村长手里的纸条。

  “那张是你的,你自己打开看啊。”

  何梨萍也不告诉珊玛结果。

  珊玛还以为自己这一个纸团就是勾呢,闭着眼睛把纸团拿到了手上,心里一个劲地在念着勾字,她一咬牙,打开了纸团,结果,她笑了。

  “萍子,是你。”

  珊玛如释重负地说了声。

  “我就我了,为了村子,为了三丫头,我认了。”

  何梨萍的声音小了下来,许是心里也不是很情愿和小天根睡觉的,但是,作为一村之长,她自知道责任重大,三丫头还魂节可以压倒一切,她也就不得已而为之了。

  紧接着,村长和两个长老就风风火火地赶到了七里外的圣庙寺。

  村长就把老法师突发脑溢血的事跟李天根说了一遍,并且让李天根立即回村主持今年的三丫头还魂节。

  “我说吗,不是这么大的事,美女村长怎么可能跑到圣庙寺来找上我呢?”

  李天根一听,心里就乐开了花似的,他当然想去主持三丫头还魂节了,一个大小伙子可以当着全村妇女的面看一个绝色美貌女子的光身,这样的好事不是每个男人都轮上的。

  “别罗嗦了,快去收拾一下,我们马上回村去。”

  何梨萍瞪了李天根一眼,因为李天根的眼睛就在她胸脯上扫来扫去的。

  李天根就跑进庙里,跟庙里的老师傅说了一声,就把自己的被子和日常用品卷起来,出了圣庙寺,跟在村长和两个长老后面就往梨花村走。

  半道上,天就开始渐渐黑了下来。

  村长何梨萍和长老珊玛两个人突然都尿急了,要去路旁树林里解决。

  “村长,要不要我去保护你们啊,那边怕有蛇老鼠什么的,别吓着我的美女村长啊。”

  李天根油里油气地说。

  “小天根,你在圣庙寺怎么一点长劲都没有呢。”

  何梨萍气得责怪了李天根一句。虽说这晚上她有可能要帮这李天根泄火,但是,那一定是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要不然,何梨萍怎么都不会愿意和小天根发生那事的。她一直对小天根就有恨铁不成钢的抱怨呢。

  “姐这话就说差了,我长劲可大了,不信你可以检查看看。”

  李天根说的是他下面那东西长劲大了,说得有点流气。

  “巧云,你看着他。”

  何梨萍回头对巧云说。

  “恩,你们放心去吧,有我啦。”

  巧云答了句。

  “巧云姐,你不想尿吗?”

  李天根又拿巧云开起了玩笑。

  “是不是动坏心眼啊,想看你巧云姐什么啦,你说,我脱给你看。”

  巧云是在挖苦李天根,她不在乎跟男人说这样的荤玩笑话。

  “你说真的吗?那我看看你乃子吧。”

  李天根还真的跑上来,要抓巧云的胸口。

  “死天根,你还真敢动手啊,看我不打断你的手。”

  巧云就和李天根闹了起来。

  “不是吧,说话不算话啊,你什么长老?看一眼就好了。巧云姐,我知道你心眼最好了。”

  李天根还真起了性致。




 3.光洁的肌肤

  “小天根,晚上,你不就能看到小赛莲的乃子了吗?不过,到时候,你可不能犯诨就是了,小赛莲可是圣女,只能看不能动手的,要不然,全村妇女会把你打死的。”

  巧云推开了李天根的手,说道。

  “要不说巧云姐做个好人,现在让我摸摸你的乃子,不然到时候,我真怕我忍不住呢,说不定到时候我一犯迷糊就干了傻事呢。”

  李天根还真想摸巧云的乃子了。

  巧云看李天根的手又上来了,身子往两边直晃的。

  “你想死!不过,我跟你说,来叫你之前,我们三个人都商量过这事了,要是你到时候发挥不了功力的话,村长会帮你泄火的,到时候,你想怎么摸村长都行,你就等着晚上的好事吧。”

  巧云或许是过于激动了,竟然把这事提前给说了出来。

  “你说的这是真的吗?没有骗我吧?”

  李天根听了,心里一阵燥热起来,随之,下面就胀起了一个大帐篷,他急忙催问了一遍。

  “姐什么时候骗过你,但是,你现在不能说出来,不然,她们两个会骂死我的。”

  巧云知道她刚才说溜嘴了,想想就有点后怕起来。

  李天根很早就偷偷喜欢这个村长姐姐了,何梨萍生得那是貌若天仙,走起路来腰姿如风摆杨柳,一双风情万种的眼睛就象是山涧小溪里的秋水一样,李天根经常晚上睡着了都能梦见何梨萍。

  何梨萍和珊玛方便完了,四个人就加快步伐向村子里赶,李天根在何梨萍身后看着何梨萍饱满圆润的大屁股一扭一扭的样子,他心里在说:村长姐姐,你放心,你既然有这个心,那我到时候要是不配合你的话,我也太不尽人情了啊。李天根嘴角露出了猥琐的笑意。

  四个人这就进了三丫头庙,准备由李天根来主持今年的三丫头还魂节。

  这三丫头还魂可是个神圣而庄重的大事,届时,庙内除大法师外,不得有任何一位男人存在,庙中尽是村子里的成年女人们,里三层,外三层,将这位少女围上。圣女小赛莲在庙中沐浴一个时辰,然后光脚赤身步入庙的中央,庙中央摆放着一把凤椅,凤椅是放在红毯之上的,少女脚踩红毯,之后,盘坐到凤椅之上,双手合十,双眼紧闭。

  何梨萍为了尽量降低圣女对李天根的吸引力,破例将一条大红丝绸披在圣女的身上,虽说这小赛莲才十六岁的年纪,可是这身子发育得比哪个女人都强,高高耸立的两个大乃子,洁白的肌肤,滚圆的大屁股,这要是全光让李天根看在眼里,那李天根不被欲火烧死才怪。

  给小赛莲披上了薄薄的丝绸后,村长对外大喊一声:“请大法师!”

  三丫头还魂仪式才算正式开始。

  李天根在村长何梨萍一声请大法师的叫喊声后,隆重登场了。

  李天根身穿灰色法师袍,头戴法师巾,手上握一弹尘,微微迷着他那双小眼睛,从红毯上款款来到了赛莲的身边。

  虽然李天根学了五年的法术,但是,他毕竟是个未婚男子,时至今日,不说碰过女人,就连女人身上的那些物件一样也没有亲眼见到过活生生的,不过,女人的那些物件倒是打小就不陌生,因为梨花村是个崇拜生殖器的古老民族,尤其是女性的生殖器。村头村尾到处都有女性生殖器的影子。村子中央就有个村基,村基是一个一米高的石台,石台上就雕刻着女性的两个大大的*房,一个女性生殖器,雕刻得那是栩栩如生。石台后面一米远的地方竖着一根两米多高的男性生殖器,另外还有村民居住的房舍上,村子周围的篱笆上,随处可见男女生殖器模样的饰物。

  赛莲身上披的红丝绸薄如蚕翼,这样,在李天根的眼面前,赛莲还是等于光身赤体的,那光洁的肌肤,滚圆的胸脯,厚实的大屁股,尽入李天根的眼帘。

  李天根还没作法,全身先是一抖,那是因为第一次看见了女人活生生的大乃子和大屁股惊慌导致的颤抖。所有女人的眼光都在注视着李天根,见李天根的这个嫩生相,都担心李天根请不来三丫头。

  李天根就感觉到体内热血狂涌,犹如海中汹涌波涛一般。他整个人也象是置身于狂风巨浪的大海之中,整个人摇摇晃晃的,两条腿轻飘飘的,连身子都难以站稳当了。不过,这种慌张和摇晃有几分是真的,那只有李天根自己心里知道了。

  李天根假装非常吃力地在集中精力,调气运功,动作之夸张,声音之大让在场所有的女人们都提心吊胆起来,特别是村长何梨萍。从外表上看起来,何梨萍以及管事的这些女人们以为李天根眼前的美色魔力之大,远远超过了李天根内力所限。

  何梨萍心中叫了一声苦,心想,老法师请神也没有这么大的动静啊,看来这李天根功力也太次了,要是这样的话,就是她陪小天根睡觉了,怕是还不一定能请上三丫头的,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自己不是白跟这个小天根睡了吗?看来我这个村长实在是命薄啊,今天这三丫头如何能够请上来?如果请不上来三丫头,那么来年的村子就要遭受大灾大难。

  这如何是好?何梨萍村长心里开始矛盾了起来,那真是去睡还是不去睡,这是个问题。




4.三丫头上身

  “天根这伢子功夫还没学到家呢?”

  “天根难道是个废才,学了五年,请个三丫头都请不动?”

  “梨花村要遭大难了,这来年的日子要怎么过呵?”

  上百名村子的妇女七嘴八舌地就在小声议论开了。因为这三丫头还魂节是梨花村每年必须进行的活动,梨花村的所有的村民都指望和期待着三丫头还魂可以给村子带来风调雨顺,六谷丰登,人畜兴旺,除此之外,梨花村的所有村民对三丫头还魂寄予了莫大的精神依赖,如果李天根要是真的请不上三丫头的话,那这些妇女一个人吐一口吐沫也要把李天根淹死了。

  整个庙堂里都在议论开了,每个女人的情绪都开始激动起来,虽然这是个很庄重的时刻,但是,与请不上三丫头相比,一切都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不过,庙堂里有一个女人慢慢就冷静了下来,她就是村长何梨萍。何梨萍经过了激烈的思想斗争后,决定放下包袱,带小天根到后室去泄火去。

  当然,有一样,何梨萍是怎么也想不到的,那就是李天根这小子根本就是装出来的,因为李天根的天资很好,功法早已经学到手了,甚至功力远超过了他的师傅,他有足够的能力可以完成使命的。但是,他是想等着何梨萍村长主动向他献身啦。

  这眼前的小赛莲已经是个熟透了的女人了,滚圆的两个大乃子,厚实的大屁股,雪白风嫩的肌肤,让他一个处男子近距离地看在眼里,那不欲火中烧才怪呢?李天根的心里哪还想着什么请三丫头,他尽在想着怎么请出何梨萍向他献身了,他一会儿看看小赛莲的光身,一会儿又看看远处的村长何梨萍。

  李天根下面已经顶起了一个大大的帐篷,只是宽大的法师袍遮盖住了他的下身,别人一个也看不出来,而李天根胀得实在是难忍难熬了,他恨不得扑过去,把何梨萍按倒在地,然后,把这个胀得快要断裂的大东西刺进何梨萍的身体里去。

  何梨萍在想:怎么办?难道这个时候就把小天根带到后室帮小天根泄火吗?此时庙堂里到处都是人,三丫头也没有请上来,人心还在大乱呢,这要是在这样的环境里和李天根搞那样的事,假如让村民们知道了,那还不轰动整个村子吗?何梨萍这么想的时候,她的脸上飞出了两朵鲜艳的彩云。

  “大家稍安勿燥,天根这是第一次请神,给他一个适应的机会,让他再努力一下看,先把三丫头请上来。”

  何梨萍小声地喊着话,她那意思是想对小天根说你努力先把三丫头请上来,请上来之后,我再和你睡觉,那样会安全一些。

  随着村长的一声劝告,庙堂里顿时就安静了下来。

  李天根听了庙中女人们在七嘴八舌地议论开了,场面显然有点乱,再听听村长的话,他似乎听出了村长何梨萍的那意思。于是,他就打算先把三丫头请上来,然后,就在大家兴高采烈地唱歌舞蹈之时,再和绝美村长搞那事,那样就更加投入和从容一些。

  这么一想,李天根就坐下了身子,盘在红地毯上,就坐在小赛莲的身子下方,李天根双目紧闭,口中念念有词。所有的人都看得出李天根在努力运功,只有何梨萍真正知道李天根这是控制自己的那方面欲望,她替李天根捏了一把汗。

  约莫十来分钟后,突然,李天根从地上一跃而起,将手中的弹尘对天一挥,高声唱起了咒语,李天根成功了,他口中时不时地有火焰喷薄而出,火光闪处,一股股浓烟遮人双目,把小赛莲和他本人都淹没在浓烟之中。

  “请三丫头!”

  李天根忽然一声高唱。

  凤椅上的小赛莲突然浑身一震,接着,她就全身颤抖起来,越抖越快,李天根在小赛莲的身子周围绕着圈子,口中还时不时地喷出火焰来。

  突然,小赛莲站起了身子,从凤椅上跳了下来,此时的小赛莲就不是小赛莲本人了,而是三丫头附上了她的身子。

  全场鸦雀无声,每个人的表情都是无比的庄重和敬畏。

  可是,小赛莲的身子在抖动时,透过那薄如蚕翼的丝绸,李天根看到小赛莲胸前的那两个大乃子在不住地抖动着。那颤抖的样子就象是山涧里小溪泛起的涟漪,又象是天空中翻滚的白云。小赛莲那扭动起来的腰姿就象是山里风摆的柳枝一般迷人,李天根看了就觉得有无数双小手在挠他的心尖一样,他的欲火再一度被点燃了起来。

  小赛莲已经步入了人群之中,带领全村百名妇女在跳着舞,唱着歌曲,小赛莲的舞姿是那样的曼妙,那样的婀挪多姿,她全然就是光身的,随着身体舞动的速度越来越快,身上的丝绸自然掀开来了。

  雪白的肌肤,滚圆的大屁股,昂然挺立而又颤抖不已的大奶子,无不在挑战着李天根体内那最后一堵防火墙。

  突然,李天根轰然倒在了地上,鼻孔里还流出了些许的鲜血,从外表上看李天根的内力似乎全然用尽了,好像他再也没有力量抵抗小赛莲那妖媚的胴体了。当然这些都是李天根装出来的,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很难让何梨萍下决心向他这个法师献身了。




5.帮李天根泄火

  的确,李天根的表演成功了,何梨萍一咬牙一跺脚就果断决定要带李天根到后室帮李天根泄火。

  因为这请神还得送神啊,古话说请神容易送神难呢?要是李天根内力耗尽,没有法力送走三丫头的话,那么小赛莲就会一直这么舞蹈和歌唱下去,那最后她一定会气绝身亡的。关键的关键还在于如果送不走三丫头,三丫头不能按时回到阴世,那么三丫头在阴世一定会遭受责罚的,说不定从此以后梨花村就再也请不动三丫头了,那梨花村还不是有灭顶之灾吗?

  还魂活动还在继续着,三丫头还在带领全村的女人们在唱歌跳舞,村长何梨萍已经来到了李天根的身边,俯下身子。

  “天根,你还好吗?”

  何梨萍伸手在擦着李天根鼻子下面流出的鲜血。

  李天根伸出大手来捏住了何梨萍的绵绵小手,而且还在暗中使力。

  “村长姐姐,我真没用,这三丫头我怕是送不回去了,还是去请老法师吧。”

  李天根说话显然是有气无力的,从那有气无力的样子来看,这三丫头还真的就送不回去了。

  “老法师是指望不了了,他是脑溢血,我上午见老法师,他就已经不认人了啊,他又怎么可能作法呢?”

  何梨萍走近了李天根,看着李天根那熟悉的模样,这可是她小时候看着长大的*弟弟,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要和这个*弟弟睡觉的,这么想着,何梨萍又迟疑了。

  李天根看在眼里,心想,这个大好的机会不能就这么溜走了啊,怎么我已经作了这么大的努力,这娘们还好像拿不定主意似的呢?

  “村长姐姐,我这身体里面好象有一团火在燃烧似的,烧得我快要闭过去了,我真没有力量再次作法了,要不,赶紧派人去圣苗寺去请我师傅吧,我不中用了。”

  李天根脸上肌肉紧绷着,就象山里古树根上的老树皮一样,他说话的时候,手在何梨萍的手上用的力气又大了一些。

  这不是废话一句吗,梨花村的事绝不会从外面请人进来参加的,那不破了祖上的规矩吗?就算是请来了圣庙寺的大法师完成了送神,那村子里的父老乡亲也不答应啊。要是因此得罪了三丫头,那这接下来的一个年头里,梨花村还说不定会出现什么灾难呢。

  何梨萍把心一横,立即作出了最后的决定,带李天根到后室去,帮助李天根度过这个难关,为了整个梨花村,为了三丫头,她豁出去了。

  “珊玛,巧云,快过来!过来啊!珊玛!巧云!”

  何梨萍突然对着人群尖叫了起来。

  珊玛和巧云走到了李天根的身边。

  “村长,有什么吩咐?”

  珊玛问。

  “快,我们把天根移到后室去。”

  何梨萍急急忙忙地招呼着,自己抱起了李天根的肩膀,珊玛和巧云一个人搬起了李天根的一条大腿。

  三个人就急匆匆地把李天根抬进了后室。

  “你们两个人守在门外,任何人不得进入,你们两个也不例外。”

  何梨萍以村长的名义下达了命令,随后,关起了后室的大门。

  一进后室,李天根心里就偷着乐开了。他这是要开洋荤了,而他第一次开洋荤的对象居然会是他打小就眼馋的何梨萍这个绝色美人儿。躺在床上的李天根,眼睛眨都不眨地死死盯着村长何梨萍在一件一件地解除身上的节日盛装。

  “把脸背过去,别看着我啊。”

  何梨萍有些难为情起来,因为这李天根也是个成年男人了,虽说自己是为了村子献身的,但,这往后和李天根还是要朝夕相处的啦。

  “村长姐姐,你真要和我那个吗?”

  李天根眼睛还在死死地盯着何梨萍,他有点不大相信眼前所发生的这一切似的,问道。

  “小天根,你别想许多呵,我这是为了三丫头还魂能够顺利进行,是给你泄火的,好让你正常发挥功力,我们不是在调情偷奸呵。”

  何梨萍因为急着要按时完成三丫头还魂活动,脱衣服的动作好很麻利,上身已经脱到小肚兜兜了,是件粉红色的,兜着两个大乃子,圆鼓鼓的。

  “切,还不是一回事。”

  李天根下面也已经胀成一个大帐篷了,他自己把裤子也退了下来,就等着何梨萍上床来了。

  何梨萍终于把下面衣服也脱完了,就剩下了一个内内,梨花村的女人穿的内内可不是现代城里女人穿的那种小内内,都是用棉布做的碎花短裤,因为棉布吸水性能比较好,棉布是村里女人们自己织出来的,也很薄。这是李天根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看到女人的内内,紧绷绷的,能够看见女人下体出的一条小沟沟出来。

  李天根一会看看何梨萍的乃子,一会就看看何犁萍下面的小沟沟,嘴巴里流出了不少口水来,他下面的那个大帐篷已经达到了最大值,高高挺立着,似乎是在呼唤着何梨萍似的。

  何梨萍走向了床边,她打算爬上床去才把身上最后剩下的两件小衣服脱下来,当着李天根这个大小伙子总不敢那么太过放肆了。




6.都成水田了

  突然,李天根伸手就搂上了何梨萍,一把就将何梨萍拉到床上,然后,翻身就把何梨萍压在了自己的身子下面,掀开了何梨萍的肚兜兜,何梨萍的两只大乃子就呈现在他的眼面前,圆鼓鼓的,雪白风嫩,象是一道可口的佳肴似的,在挑战着李天根的味觉。

  “小天根,我把你裤衩脱下来,你就快点泄火吧,我们不是在调情。”

  何梨萍发觉李天根这动作有些不妥,这样子就好像真是在搞男女那事一样了,这并不是何梨萍所想到的那个样子,她有点心急了。

  李天根此时哪里还听得进何梨萍的这些话,一手抓了只乃子,嘴巴含住了另外一只乃子,手在拼命地揉捏,嘴巴在拼命地吮吸,就象一个饥饿的婴儿在吮吸着母亲的乳汁一般,在安静的后室里发出啪啪的响声。

  坏了,这小天根当真了,怎么还吃起我的乃子了呢?何梨萍被李天根吸得全身酥麻酥麻的,怎么说她也是个刚尝到男女那事的年轻少妇,自己的男人是个军人,在千里之外镇守边疆,新婚五天后就回部队上去了,她这生理方面也没办法解决呢,被李天根这么乱揉乱捏又咬又吸的,她大脑也就一阵阵地晕乎晕乎的了。

  李天根下面胀得就更加受不住了,他急速地扒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露出了他那个巨大的凶器。何梨萍看见了李天根的那个庞然大物,心里头就一震,她脱口而出:“你怎么那么大啊!”

  “早就跟你说了,我在圣庙寺是有长劲的,现在看见了吧?”

  李天根就把大东西在何梨萍的眼前晃了几晃。

  何梨萍看得心里有些醉意了,她眩乎乎的都忘记了小天根和自己这个大村长之间的关系了,忘乎所以的她居然还伸手要去触摸李天根那大东西。握在手心里的时候,她心里在想着,这么个大东西要是进入到自己的身体里去,那该是多么消魂的事啊!

  室外,三丫头还魂活动还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小赛莲带领着全村的妇女们在高声唱着歌,兴奋地跳着舞,谁也不会想到村长正和法师两个人在后室里干着男女那事呢。

  珊玛和巧云两个人守在后室门外,面面相觑,她们自然能够想到室内正在发生着什么,这珊玛和巧云虽说是长老,可是年纪也就二十七八,都是村子里新一届的领头人,因为梨花村的风俗,女人们那方面的要求都很强,在梨花村还传着这样的歌谣:梨花村里梨花香, 梨花女人悄模样,半夜床上少男人,全身上下都是痒。

  梨花村从古到今,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就是发女人,而不发男人。男孩子出生吧,十个中间总有那么两三个会夭折的,而女孩子一出生就越长越水灵,生一个成一个的。

  也不知道这是不是与这三丫头有什么关联。说到这个三丫头,那还有一个典故呢:据说是唐朝时期,一个叫三丫头的宫女受到了皇上的临幸,怀上了龙种,但是,为躲避皇后的谋害,就在宫中一个大太监的掩护下,经过皇上特许,带上了200名卫士和50名宫女,千里迢迢,翻山越岭,进入了梨花村地界,200名士兵开山造田,伐树结屋,就在这大山深处建起了一个大大的村落----梨花村。所以三丫头就是梨花村的开村始祖,三丫头还魂节也正是因为这个典故而流传下来的。

  珊玛和巧云两个长老在室外,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脸上都燥热难耐了。

  特别是巧云,很少和男人搞这事,就一个相好的还进城里去搞建筑去了。她一天到晚就在想着和男人睡觉的事,现在隔堵墙,里面就在龙凤大战,杀得难分难解呢,她身上一阵一阵地燥热难当,下面痒得直想用手去挠有手去抓了。

  “珊玛,你看看你的脸红得都快滴血了,你是不是也在想男人捣你啊?”

  巧云觉得自己有些受不住了,身子里面好像有千万条小虫子在爬行似的,就开起了珊玛的玩笑。

  “还好意思说我呢,你自己照个镜子看看你那张脸吧,就象山里红一样了,下面恐怕成一片水田了吧?”

  珊玛也不示弱,反唇相讥道。

  巧云被说中了,下面可不早就成一片水乡泽国了吗。

  “我成水田有个什么用,回家又没有男人捣,把你男人借我用一晚上,你愿意吗?”

  巧云越来越难受了,都快丧失理智了,什么话都说得出口。

  “滚远点,别打我男人的主意,我男人身体不中,捣一回要歇上两三天才能还原呢,你要是痒,要不你也找小天根捣你去啊。”

  珊玛笑话起了巧云。

  巧云走过来就要打珊玛,珊玛伸手就接过了巧云打上来的手,抓住巧云,给巧云使了个眼色,那意思是说,两个人偷听里面的动静。

  这珊玛和巧云就把耳朵贴在后室的门板上,偷听起里面的动静来。

  “啊-----,小天根,你个死东西,咋这么凶呢,外面还在等你啦,你就不能快点,我要死了,天根------!”

  何梨萍在里面还叫上了,嘴巴说是让李天根快点,可是双手把个李天根的腰抱得死劲的,自己的身子也在不住往上拱,她在努力地配合着李天根捣她的动作。




7.激起千层浪

  “村长姐姐,你叫大点声撒,我这不是出不来吗,不出来我哪有力量运功送三丫头呢?”

  李天根在努力地控制着自己,他想尽情地享受何梨萍的身子,那白玉一般的胴体在他的胯下扭曲得都变形了,娇羞的脸上沁出了细汗,乌黑发亮的头发遮挡着半边脸蛋, 越发显得妩媚动人,李天根怎么舍得草草了事呢?

  其实,何梨萍心里在偷着乐呢,她怎么也想不到这小天根年纪不大,搞起这事来比哪个男人都要厉害啦,那东西又大又粗,在她的身体里面充盈得满满的,撞击着她的洞壁,直抵花心,一浪高过一浪的快活感让她有欲死欲仙的陶醉和消魂。

  这都干了快一个小时了,何梨萍在里面还不停地叫喊着,虽然她是压低了声音,但是,室外的珊玛和巧云还是能听得仔细。

  “村长,时辰到了!”

  珊玛急了,不得不提醒里面的人。

  何梨萍听见了珊玛的声音,她这才想起来,三丫头还魂活动还在进行之中呢,于是,她想推开身上的李天根,李天根也已经到了顶点了,眼看送三丫头回阴的时辰到了,这是正事,过了时限是要出事的,所以他就对着何梨萍的里面喷了出来。

  何梨萍已经被李天根搞得精疲力竭了,瘫在床上象是烂泥一般,她试着想起来,但是,又觉得四肢无力,索性又躺了下去。

  李天根爬下何梨萍的身子,又抓住了何梨萍的一对大乃子。

  “放手,你快出去送三丫头,我累死了,躺一会。”

  何梨萍推开了李天根的手,催促着李天根。

  “村长姐姐,那我先出去了,回来再和你玩。”

  李天根笑着就穿上了衣服,戴好了法师巾,抓起了弹尘,就走出了内室。

  “玩你个头,你个死货,捣死人家了。”

  何梨萍在李天根的身后这么骂道。

  “总算出来了,还不快些,时辰要过了呢。”

  珊玛责怪李天根,催道。

  “珊玛姨,你们两快来扶着我点,我这身子有点东倒西歪的,我快站不稳当了。”

  李天根就想调戏一把长老珊玛和巧云。

  “真的,假的?”

  珊玛怀疑地问。

  巧云本来身子都软了,连话都说不动了,靠在后室的墙壁上,看着李天根,泛起了花痴。突然她听到李天根说要人扶上,她立即就跑上来,抓住了李天根的一条胳膊,身子还贴上来了。

  李天根见珊玛还在以一脸疑惑的神色看着自己。

  “珊玛姨,快点撒,三丫头送不走你负责啊?”

  李天根凶巴巴地说道。

  “哦,我来了。”

  珊玛吓得一下子就上来搀扶住了李天根的另一边胳膊。

  李天根被两个长老搀扶着进了大厅,虽然刚才用力不小,可是,他年轻气盛,又练了素女经,跟何梨萍搞过那事后,他到觉得身子里的力气还大了不小。让两个长老搀扶只是开个小玩笑而已。见到了小赛莲,李天根就甩开了两个长老。只见他手举弹尘,念念有词,不一会,从他的口中,就喷出了一团团的火焰来,火焰过后,一股股浓烟笼罩着近乎光身赤体的小赛莲。

  “恭送三丫头!”

  李天根高声唱起。

  恭送三丫头!大厅里响起了雷鸣般的声音,百位妇女立即匍匐在地,跟着李天根喊道。

  叫了三声,小赛莲忽然全身一震,随后就瘫倒在红地毯上,丝巾偏离了小赛莲的身子,小赛莲的光身就全然暴露在李天根的眼前了,李天根盯着小赛莲洁白的身子,眼睛眨也不眨。

  三丫头走了,小赛莲微微睁开了眼睛,和李天根四目相对。李天根看小赛莲看得都发呆了,他真想扑上去,把小赛莲搂抱着,就象刚才和何梨萍搞的那事一样搞一回小赛莲。

  活动完了,妇女们恢复了常态,看见李天根在看着小赛莲的身子发呆,一下子就涌上来十数个妇女,用先前准备好的床单把小赛莲的身子裹了起来,在李天根恋恋不舍的眼神中,小赛莲被家人抬离了古庙。

  古庙里的妇人们陆陆续续地开始走出古庙,李天根站在厅中还在回味着小赛莲的光身,想着刚才和村长姐姐的那种美事。

  “小天根,明天先上我家过一天吧。”

  巧云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李天根的身边,笑着向李天根发出了盛情的邀请。

  S娘们,去就去,明天看我怎么收拾你。李天根在心里这么说道。

  可是到了次日,任何人也想不到的是,李天根和小赛莲不见了踪影。

  一石激起千层浪,整个梨花村就象是炸了锅一样,全村上下都沸腾起来了。

  要知道,被选中的少女在村子里被尊称为圣女,圣女在下一届少女选出来之前是不能出村子的,更碰不得男人的,要是和男人那个了,那这一次的三丫头还魂就算白请了,不仅如此,而且这接下来的一年里,村子里势必会发生令人意想不到的灾难。这种思想在梨花村人的心目中是无比顽固的,没有人不确信无疑。




8.少年钟情少女怀春

  何梨萍立即召集全村男男女女进山搜人,大陵山海拨3---4000米,方圆数百公里全是大山,植被茂盛,大树参天,到处都是齐人高的灌木丛,另外山洞满山遍野数不胜数,更有大洞套小洞,洞中有洞,什么无底洞,火洞,水洞和云洞等等,这要是两个人随便躲进哪个山洞里去了,就是派上千军万马,也好比泥牛入海无踪迹,大海捞针白费力了。

  梨花村留守在村内的多半都是妇女儿童老人和一些身体不佳的男子,除儿童老人外,总共也才600人左右,十数人一组,就在这广大的深山里散开来了,他们要在李天根和小赛莲两个人还没发生什么事之前找到人。全村人有一个共识:不能让这一年的请神活动白费了,更不能让一村子人整日生活在大难临头的苦难之中。

  李天根在参加了三丫头还魂活动中,对小赛莲的身子就垂涎欲滴了,当然,他作为梨花村的法师接班人,理所当然知道这小赛莲在请神活动后的一整年里被称为村子里的圣女,是不能出村子更不能碰男人的,这是梨花村人打小就扎根于内心的迷信底线了。但是,到了李天根这里,他却胆大到要突破这个底线。

  李天根之所以敢于突破这个底线,正是因为他是梨花村法师接班人,五年的法术学下来,只有他知道所有这些法术也好,咒语也罢,都是用来欺骗普通人的,只不过,村民们长久以来受着迷信思想的影响,对这些所谓的请神活动深信不疑,迷信已经成了这些愚昧村民的精神寄托。其实,在请神活动中的那个喷火吧,就跟人家杂技表演是同一个道理的,嘴里面喝一小口特制酒精,然后,快速喷出来,在他拿弹尘的手心里握一个小火石,酒精喷出来后,遇上火星,便会产生一小片大火,当然这些动作是要经过两三年训练的,速度之快,动作之精准,非常人肉眼所能识别的。

  而让小赛莲变成三丫头,那也是一种不断的暗示,加上周围环境的影响,最后就是迅速地从小赛莲的鼻孔里喷进去一种特制的迷魂香,这种迷魂香含有兴奋作用,凡是被这个迷魂香迷倒的人,神智立刻就不能清醒,然后,她就只能接受法师的暗示了,法师让她唱歌舞蹈,她便一直不停地唱歌舞蹈下去的。

  是夜,请神活动后,李天根喝了不少米酒,然后,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睡下的时候,大脑里面满是小赛莲那光洁的肌肤,滚圆的乃子和厚实的大屁股,也在想着和何梨萍搞那事的经过,李天根就把和何梨萍搞那事和小赛莲的身子联系到了一起,越想就越冲动,越想就越迷恋小赛莲的身体了。

  小赛莲可以说是和李天根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这快两年的时间,两个人就没有见过面了,今天在那样一种特殊环境下见了面,李天根怎么也掩耐不住心头对小赛莲的垂涎。

  早上,醒来,吃过早餐,李天根就来到了小赛莲的家门口附近。

  约莫十几分钟后,小赛莲从屋里走了出来。

  “小赛莲,小---赛---莲!”

  李天根双手放在嘴巴上作喇叭状,对着十几米外的小赛莲叫了起来。

  小赛莲听见了李天根的叫唤,她先是一愣,因为昨天晚上在古庙里,她的身子是被这个法师看光光的了,原本她是不想见这个法师的,至少说这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不想见到李天根的,但是,她没想到李天根居然有脸来她的家门口叫她,她想了几分钟,最后,红着脸粗着脖子,小赛莲还是走近了李天根。

  色胆包天,无论对男女都是适用的法则。一个是钟情少年,另一个是怀春少女,都是很人员冲昏头脑的年纪。

  “小赛莲,我们去山里面玩玩去,咋样?”

  李天根左右环顾了一番后,小声对小赛莲说。

  “我----不----圣女吗?你是法师,难不成你还不懂这个?”

  小赛莲惊讶不已地说,语气里面充满着责怪和惊叹。

  “圣什么女啊?你都是读书人,还信那个,现在都英特网时代了,你还当是古时候啦,玩半天就回村,走吧。”

  李天根胆子之所以这么大,也是因为昨天晚上何梨萍向他献身教导他的,另外就是小赛莲的身子被他看了个透,这还看上瘾来了,今天他不仅想看,而且还想些别的事情呢。

  李天根说的没错,在梨花村的女人中,小赛莲读到初中就算是有学问的人了,去年毕业后,才回的村,以前在二十公里外梅林镇上读书,她没少往网吧里跑,在网络上该看的不该看的,她都看了,当然接受了许多现代人的思想,认为村子里面许多禁忌都是属于迷信。加上梨花村自古就是男女那方面比较开放的,村子上下到处可见的男女生殖器雕刻饰物就说明了这一点。

  少年钟情,少女怀春,这是人之常情,尤其是在梨花村里,象小赛莲这么十六岁的女孩子,哪个不在交男朋友,甚至结婚的都有了,就数小赛莲父母太过宠爱这个女儿了,由着小赛莲的性子,没有答应上门的媒人。不过,小赛莲是不是在等这个李天根大法师的呢,这只有小赛莲自己心里清楚了。

  “那好吧。”

  小赛莲想了片刻,就同意了李天根。


9.一握一放的

  小赛莲昨天晚上在全村妇女面前脱光了衣服,她就感到一夜之间自己长大成人了似的,而且还被李天根这个男人看见了。李天根从小就跟她一起长大的,小时候两个人关系还算不错,李天根是村子里唯一的高中生,学历算是最高的了,而且又被选中了法师接班人,小赛莲自然不会拒绝李天根向她示好。

  李天根拉住小赛莲的手,两个人就飞进了树丛里,一路狂奔,就上了大山。一口气,两个人就跑到离村五里之外孔雀岭的一个山洞里。

  进了山洞,李天根就把小赛莲搂进了怀里面,小赛莲还来不及说话,嘴巴就被李天根的嘴巴给阻上了。小赛莲一开始还想推开李天根,但是,她的力气比李天根也不知道小了多少,作过几次尝试后,她就放弃了抵抗。

  李天根的舌头进了小赛莲的口腔里面,很快就缠上了小赛莲的舌头,小赛莲身上那特有的少女体味冲进了李天根的鼻孔里,李天根感觉一阵昏沉,是被小赛莲身上的那香味冲昏的。同时,小赛莲也嗅到了李天根身上男人的体味,她渴望这种男人体味已经很久了,她的昏沉绝不亚于李天根,而且她感觉自己的全身上下象是有千万条虫子在爬行一般,体内热血渐渐涌动起来,慢慢地,好象这体内的所有血液都往下体那儿冲击着------。

  李天根的手伸进了小赛莲的衣服里面去了,在摸索着小赛莲的那对大乃子,小赛莲的胸口穿的也是梨花村女人都穿的那种小肚兜,勒得很紧,李天根的手从肚兜的侧缝处都插不进去,摸不到乃子的肉肉,因为小赛莲的乃子太大的缘故,把小肚兜绷得很紧很紧。

  “把肚兜解开,好不?”

  李天根在小赛莲的耳边小声地说。

  “不好吧,你难道忘记了我是圣女吗,这要是让村长和长老们知道了,我们两个人都是要遭罚的。”

  小赛莲有点怕了,怯生生地说。

  也难怪小赛莲害怕,在选上圣女的时候,村长给她上了好几天的课,内容都是自古到今,被选中的圣女越轨事宜,特别是强调了圣女在请神活动后的一年里,人不能出村,身子不能让男人碰,而且还说了好几个从古大今村子里对出事圣女处罚的故事,但凡,圣女越轨,是要绑到树上天祭的,也有被扔下万丈悬崖的,还有乱棍杖毙的,说得小赛莲全身都颤抖不已。

  不过,这些东西都是何梨萍空口说说而已,小赛莲长这么大也没有亲眼看见过,再说了,她是一个文化人,现代的思想比村子里的这些妇女要多得多,她还懂得国家的法律,她有点不大相信何梨萍说的那些东西。

  “那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我可是村子里的大法师啦,哪个敢跟大法师作对,我可是上通神下通阴的法师,就连村长和长老都不敢怠慢我的,听我的,我会永远保护你的。”

  李天根拍着胸脯向小赛莲担保道。

  “那你会娶我吗?”

  小赛莲作为女人,不得不考虑自己的婚姻大事。

  李天根还真的没有想到娶老婆的事,虽说村子里也有他这个年纪成家的,但是,十八九岁的年纪就被婚姻捆绑住了,李天根从内心里不愿意,但是,他想得到眼面前的这个女人,昨天晚上村长姐姐给了他第一次,他尝到了女人的甜头。

  “我答应娶你,不过,不是现在,过八年,我二十五岁成家,到时候我一定娶你做我的老婆。”

  李天根并没有细想,走一步算一步,先把小赛莲搞到手才是最重要的事。

  “那你发誓,发毒誓。”

  小赛莲象个大人似的要求着李天根。

  “发誓就发誓,我八年后如不娶小赛莲作老婆,天打五雷轰。”

  李天根举起右手指天,发了个毒誓。

  有了李天根的保证,小赛莲就解开了肚兜。

  李天根的双手都伸进了小赛莲的衣服里,一手抓起了一只小赛莲的乃子,使劲揉捏起来。

  “你轻点,好疼。”

  小赛莲全身一阵颤抖后,想推开李天根的手。

  李天根记得昨天跟何梨萍搞那事的时候,用的力气比这还大,何梨萍也没有说他的力气大了,怎么到小赛莲这里用这么点力,小赛莲就嫌他力气大了呢?其实,这主要是小赛莲年纪小,乃子从来还没有男人这么摸过的,而何梨萍则不同,她已经结婚了,乃子被人摸过多少遍了,而且,有了那方面经验的女人很期待男人的粗暴行为,越粗野对于何梨萍这样的成熟女人来说就越快活。但是,李天根毕竟没有多少这方面的经验,他还不懂得这些道理。

  不过,小赛莲的乃子摸上去更加柔软,肌肤自然也要紧致得多,手感就舒服了许多,李天根力量小了一点,变成了轻握,一握一放的,很快,他下面就顶起了一个大帐篷了,正巧就顶在小赛莲的下体那里。小赛莲感觉出来了,她也知道那硬邦邦的东西是李天根男人那东西,她没见过活的,村头村尾的石壮物从小就见过,她还偷偷摸过许多回,每摸一回男人那东西,她下面就一阵阵地滴水,她此时也很期待见到李天根那硬邦邦的物件,因为李天根顶上她那里的时候,她那里面已经有了一阵子的痉挛了。可是,她不好意思开口提这个要求。




10.一浪接一浪的

  李天根摸了一番乃子后,又要求小赛莲把上衣给脱了,把那件肚兜也取了下来,李天根要用嘴巴吸小赛莲的乃子,李天根昨天吸过何梨萍的乃子,不过,瘾没有过足,因为何梨萍一再让他直接进入她的身体泄火,外面三丫头还等着他去送回阴世。所以他摸了小赛莲一阵乃子后,就想着要吮吸乃子了。

  “啊----,好痒痒的,不要这么吸了啊,我难受死了。”

  小赛莲笑着下力气推李天根的头。

  “乖妹子,听话,这么吸着舒服啦,我再慢点吸。”

  李天根哄着小赛莲。

  “就不,你一定是个色狼吧,怎么一进洞就想到要摸女人的乃子啊?”

  小赛莲忽然越想越怕起来,她也不知道怕什么,但是,心里老是乱糟糟的,就好象等一会儿有什么大难要临头似的。先前的那阵快活就被这一阵子的害怕给冲淡了。

  “他乃乃的,说什么啦?这都一起出来了,吸个乃子都不中,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吧。”

  李天根气不打一处来,象这样才开个头就推三阻四的,看来,越搞下去就越搞不到什么名堂来了。

  “我为什么要给你吸乃子?我答应跟你一起出来,又不是让你吸乃子的,你要这么凶,我回村了。”

  小赛莲的衣服一直就在手下拿着呢,说着,她就往身上套衣服。

  李天根当然不肯,好不容易把小赛莲带出了村子,眼看着就要得手了,不能这么轻易地就放小赛莲回村子里去了,要是小赛莲出了这个洞,那他以后再想叫小赛莲出来,可就比登天还难了。

  其实,李天根是有法术的人,他完全可以利用法术把小赛莲迷糊住,让小赛莲处于昏睡状态,就象昨天晚上请三丫头那样,可是,李天根却不想用这样的法术,用了这样的法术后,一是不光彩,二是等于和一堆肉在搞那事,没有配合,那多没有意思呢。

  “他奶奶的,这毒誓我也发了,好不容易进了这个山洞,现在你就是出去了,也会被村里人抓个正着,他们抓到了,你不是被打死就是被吓死,我这什么也没做的,不要说到时候我无情义,我是不愿意出手帮你的呵。”

  李天根想吓唬住小赛莲。

  可是,小赛莲也不是胆小的姑娘,李天根越是这么吓唬她,她就越认为李天根对她不是真心的,在梨花村里,前两年还有不少女孩子在她这个年纪就已经成家为人妇了,小赛莲因为有文化,所以她反对早婚,家里人也就没有强逼她。可是,她对男女恋爱那事是有一定想法的,就是要遇到一个有责任心的,懂得体贴的男人,本来,她还以为李天根约她出来是谈恋爱,但是,越到后来,她就越觉得李天根就是没安好心肠。

  李天根就想着来强行的,反正两个人也出村子了,在大山里,就是小赛莲大喊大叫,也不会有人听得见。李天根这么想好后,就扑了上去,这一扑上去,就把小赛莲给抱住了,然后,就要把小赛莲给放倒。但是,小赛莲平常在家里也帮忙干农活,不是那种弱不禁风的小女子,她见李天根来硬的,一气之下,就对着李天根的手臂咬上了一口,咬得很准,一口见血,把个李天根疼得就松了手,小赛莲见李天根松了手,就猛地推翻了李天根,爬起来就飞也似的冲出了山洞。

  “这小娘们,年纪不大,性子还很烈,下回别让我逮着你。”

  李天根看着流血的手臂,骂道。

  小赛莲跑出山洞,就向山下跑,正好被山下一队村民给撞见了。村子里是有规定的,小赛莲这个时候就等于是梨花村的罪人了,谁抓到了都有权将她捆起来,是打是骂无人敢干涉。

  这队村民立即就将小赛莲给捆绑了起来,还好,这些村民都是小赛莲家里的近亲,也没有人舍得打小赛莲,可是骂声却不断。

  “你个不知羞耻的东西,这么点年纪就想着偷人,你还不去死!”

  有妇女在高声骂着小赛莲。

  “你父母怎么就生出你这么个灾星?”

  有男子也在骂。

  小赛莲知道自己犯事了,都是当时一时糊涂,这个时候被骂,她也只能认了,要怎么处罚,她也只有听从村子里领头人的决定了。

  进了村,很快,就有人点起了火炮,山上人一听到火炮声,就知道小赛莲被抓住了。

  半个小时后,全村男女老少全部集中在村中间的村基广场上,黑压压的,有七八百人之多,七嘴八舌地在骂开了小赛莲。

  “打死这个烂货!”

  “烧死这个脏东西!”

  骂声一浪接一浪的,这村子里从古传下来一个说法,那就是圣女越轨了,谁见了都要骂,谁不骂,谁就会粘上邪气,不是一家子生病死人就是种下的庄稼长不出粮食来。就连在场是八九十的老人,会开口说话的小孩子都在骂着小赛莲。

  骂小赛莲的人中还包括了小赛莲那老实巴交的父母亲----蔡木桥和刘银花,他们骂自己的女儿是因为梨花村的风俗,可是这老两口内心里却都在求天求地保佑自己的女儿。虽然他们没有胆量去挑战梨花村的传统,但是,他们也不愿意亲眼目睹自己的亲生女儿活活被烧死。














警告:色色社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人群请勿浏览,否则后果自负!

[色色社 色色撸 色涩涩 色色社五月 撸撸色 俺去色 夜必撸 色色小姐 色久久 涩色色 色色社-影视 ]

郑重声明:本站遵守美利坚合众国各项产权法律,法规!请自觉遵守当地法律法规不要随意转播,18岁未成年人请勿浏览!

免责声明:本站制定了保护原创者的合法权益措施,当版权原创者发现本站内容侵犯其合法权益时,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移除侵权内容,谢谢!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版权所有 © 2013-2016[广告合作:yiyi8097@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