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观看历史记录

我妻真除【完】(作者:不详)

发布日期:文章内详  来源:www.499mm.com  阅读:加载中



「铃……铃……」家里电话响起。

  「喂……你好。」老婆接起电话。

  「小惠呀,我是姐啦。恩……我有事要跟你商量,有空吗?」是老婆大姐小真打来的。

  「喔……姐……怎么啦,这么晚才打来,发生什么事了吗?」老婆问。

  「恩……也没啦,豆仔……他……在你旁边吗?」大姐问。

  「怎么了?他刚洗好澡,再吃东西啦,要找他吗?」老婆说着向我走来。

  「没没没……没啦,唉唷……不方便给他听啦,你去……房间听好不好?要讲很久啦。」大姐说完……老婆对我惊讶的看了一下,跟我打了一下手式,要我别出声。

  老婆的大姐小真今年38岁,看起来年轻的很,跟老婆差了快4岁,却一点也感觉不出来快40岁的人了。他的老公老游脾气很差,又常常喝酒,喝醉了就回家找老婆泄欲,家暴前科满满,无奈;大姊为了两个孩子,也就忍下来了。为这样的事情,他们两姐妹常常电话连络,我有时候也加入讨论,不过我始终是个工程师,算半个白领,跟姊夫这样的工人老粗比拳头,我也莫可奈何。

  庆幸的是,最近姐夫性子改了很多,来家里总是客客气气的,尤其是对我老婆,更是和颜悦色,上个星期跟我们去逛街,还拗大姐买了不少内衣送老婆。只要不发脾气打人,大姐就谢天谢地了,他是超高大楼施工的师傅,收入很丰厚,大姐也乐的做人情,顺便我也收到不少酒阿烟的。

  我家里有一个两岁大的小孩,老婆的妹妹小涵,今年32岁,是幼儿园老师,因为我孩子刚出生时,需要人帮忙,她就搬来跟我们一起住,一方面有专业的照料,一方面我家也离她的幼儿园不远,两全其美呀。

  她们三姐妹感情很好,什么事都总是有商有量的,连带我这常常出主意的姊夫妹夫,也受到她们的信赖和尊重,总会找我讨论一下。

  不过今天真奇怪,大姐竟然要老婆去房间听,以前都是开扩音,让我也听的到,好帮忙拿一下主意的,今天竟然这么严重,要我回避……还好;老婆只是要我不要出声,扩音还是开了。

  「嗯嗯……好啰……姐,你说吧,我在房间了。」老婆说完,又给我使一个眼色,我点头禁声。

  「唉……惠呀,你姐夫他……他昨天晚上……又喝酒了……」大姐的声音有点抖。

  「怎么,又打你了吗?小宏小丽呢(大姐的一对儿女,都念国中了。)?有没有怎么样?要报警吗?」老婆问了一串。

  「没啦……没啦……他只是……只是……又把我拖到厕所……厕所去啦!」大姐急忙解释。

  「拖到厕所干麻……」老婆问。

  「嗯嗯……唉唷就是……就是干那回事啦!」大姐害羞。

  「喔……这个……然后呢?姐,姊夫是个死变态,我们都知道啦,没打你就好。」我们都放下心来。

  「可是……他……唉唷……真的不知道要怎么说啦!」大姐说。

  「就直说呀,都是一家人,也没什么好忌讳的,不是又做什么变态的要求了吧!」老婆说。

  老游是一个怪咖,除了喝酒家暴以外,还喜欢作弄大姐,说穿了就是性欲很强,老是要大姐配合他,完成A片那种不可能任务似的内容。诸如跳艳舞、洒尿、打屁股的、颜射吞精都还好,玩的过分了;绑绳子、插屁眼、掐脖子的都来……所以才会有家暴这样的事情发生。

  不过除了这个以外,老游的薪资几乎都缴库,不赌不嫖不烟的,平常的时候,还不是难搞的人,应该说是好人一个。岳父岳母几乎都是他每个星期去探他们,有病有痛的也一定守在卧旁,连我们结婚,他也张罗不少,对家人花钱,没喊过一个痛字。

  老婆出嫁以前,受姊夫的帮助很多,小姨子也是,所以对于姐夫是又爱又恨,也多所容忍。

  「恩……那我说啰,先讲好啰,不管怎么样,都是一家人唷,不可以翻脸唷。」大姐继续说。

  「嗯嗯……姐;你就说吧。天大的事,我们也帮你扛着呀。」老婆讲义气。

  「是这样的啦,……」大姐开始说了。

  原来昨天晚上,姐夫又喝醉酒了。回到家,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把大姐弄到厕所里,扒光了衣服,就往她身上抠抠摸摸的,掐着奶子,就把巨棒插入她的阴穴中。这还是开头,过程中不断的变换姿势,像要把人整死一样,撞的墙壁匡咚的响,小孩子都吓到了,站在浴室外面看,浴室的门也没关好,他们就这样干来了。

  大姐在说这一段的时候,声音及促好像刚发生似的,害的我一下老二也挺硬起来,我们两刚洗好澡,都还没穿衣服,只围着浴巾,听到大姐这样巨细靡遗的说,我也禁不住的把老婆的浴巾也脱下,开始调戏抚弄着她的双奶。

  姐夫的身材魁武,做粗活的体格,真不是盖的,四十出头的人,还是肌肉结实块块清晰,我比不上。大姐说过很多次,不要在厕所弄,要就关起门来做,姐夫听了就直接拉到客厅去干,还要孩子好好学,喝醉了什么龌错都不管了啦。

  小姨子和儿子住楼上,通常睡觉以后,就不会下来,除非是要到厨房喝水。

  不过有几次,我发现小妹,似乎也会偷看我们的互动,因为我们有时就像今天一样,洗好澡没穿衣服,就在客厅活动,妹妹小姑独处,好奇心旺盛的很,无可厚非啦。

  接着;大姐又说着,两个孩子以为爸爸又打妈妈,仔细看才知道;又是爸妈在爱爱,于是想离开。不料;姊夫看到了,就拉着大姐到客厅,呼喝着我那两个恩亲侄子,要他们看好他们妈妈的骚样。这时我想;两小孩子大概已经习惯了,老游这样无俚头又脱序的演出,上一次家暴案件,倒是没跟老师说,小孩子真灵巧。

  话说大姐被拉到客厅以后,老游还是一下把她,靠到沙发上,扶着沙发,又是一顿抽插。客厅里一下子,充斥着阵阵淫呼荡叫,两个半大不小的孩子,看的是面红耳赤。大姐要他们快房间去,姐夫不准,还要孩子去拿脸盆来,然后就在射出、高潮以后,要大姐就尿脸盆里,叮嘱着孩子仔细的看。

  听到这里,我早已把持不住,一手摸往老婆的小穴,没想到像洪水泛滥一样,湿泞一片,连阴毛都沾湿了黏了一搓搓的。我迫不及待的,把老婆抱起让她弯腰,趴在小茶几上,背对着我而脸就对着电话,然后我就把我那,早以青筋暴怒直指青天的大屌,长驱直入到老婆阴道里。

  「喔……嗯嗯嗯……老公……你……等……等……啦……大姐……还……在……说话……啦……嗯嗯……喔……咿……咿……嗯嗯。」老婆忍不住轻叫了起来,忘了还在听电话,也忘了大姐的嘱咐,老婆似乎比平常骚了一百倍。

  「小惠……你……你……在干麻呀?你在哪里呀……?」大姐问。

  「没事啦……喔……我没……事。姐……姐……你……你……继续说……说吧。」老婆收敛了一点。我更用力干了。

  「然后弄完……你姐夫就说……也要这样弄你啦,我说不行,他马上拉起我来,就又是一顿抽插……还喃喃的说,如果不帮他弄道你,就要跟我离婚,这死鬼从不说离婚的……你说我该怎么办呀?」大姐急着说。

  「……骗……骗……人……姐……夫……哪有……那……么快的……不……不……是射……射了吗?」老婆水更多了,泡到我每抽出来都带一点水出来。

  「妹……你怎么好像在喘呀……还……还……有一点……」大姐疑问。

  「淫……淫……荡。是吗……姐……姊夫……怎么……这样变态……的啦……害人……家……人……家……喔……喔……好爽……喔……喔……喔……用……力呀嗯……嗯……嗯」老婆开始两眼翻白,嘴巴张大,口水也流出来了……,我没松懈,搓着她的双奶,我更奋力的挺进抽出。

  「你……你……自慰吗?你姐夫要弄你……你……答应吗?」大姐支支吾吾……「别吵……我……要……来……了。喔……喔……嗯……嗯……要到……了……喔……喔……来……了……来……了……我……要……被……姐……夫……干……用……力……干……喔……喔……姐……夫……干……我……阿……来了……呀!」老婆到高潮了。

  我也最后冲刺,一举射出我的精液,射的时候我故意拔出来,在老婆的背上喷,正得意时,我发现有人影在楼梯晃。是小姨子?

  「好了吗?小惠……小惠?真是的,又不是第一次听,这么激动干麻呀,万一被豆仔看到还得了。」大姐调侃老婆。

  「嗯嗯……唉唷;姐……你说的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啦,害人家一下子……一下子就冲动起来……好糗喔。」老婆捏了我一下,笑淫淫的说。

  「呵呵……你脑袋不知道在想什么,刚刚我说的,你是有听有没有懂啦!」大姐又催促了。

  「嗯嗯……姐……其实……,我是不反对啦……反正……反正人家也是很欣赏姐夫……以前也常常偷看你们……不过;这件事,你还是要自己跟我老公说啦!」老婆笑着看着我说话,我对她猛点头。

  我们刚结婚的时候,就开始有意无意的开玩笑,我说看她们跟姐夫感情那么好,是不是很想被姐夫干,老婆就说我常常偷窥大姐和小妹,有没有穿内衣,是不是想干她们。这是我们闺房的情趣,也只是说说而已,老婆平常就爱跟我ㄧ起看A片,对于性是乐趣无穷。其实她也知道,我会去偷窥小姨子洗澡,我还发现小妹喜欢站着尿尿,几次叫老婆学着尿,没想到我竟然可以性奋到连射两次。

  从老婆的出水状态,我就知道老婆的心意,我们俩夫妻是心领神会啦。老婆还没忘记给我捞点好处,要大姐自己来跟我说,不是摆明了要给我先卡一点油吗,老婆真聪明。

  「我……我要怎么跟他说呀,这……这不好吧?」大姐有点颤斗的说。

  「他呀……就在我旁边……听也听完了,刚刚还干了我一顿,不知道多性奋,至于要怎么开口,你自己问他吧!」老婆抱着我说。

  「啊……豆仔……你……你在旁边呀……唉唷……怎不出声啦!」大姐吆喝了。

  「哈哈……对不起啦……大姐,你妹妹同意就同意啦,我没意见啦……只是……只是……如果你来我们这里,说清楚姐夫要怎么弄你妹妹,那会比较好啦!

  总不能……把你妹妹玩残了吧!我可是很爱我老婆耶!」我笑着说。

  「那好吧……我明天来找你,下午你有空吗?」大姐说。

  「嗯嗯……好的我两点钟在家等你,明天见啰。」说完大家就挂电话了。

  之后我又问了老婆,姐夫那么变态,要是玩的过分了,她会接受吗?可以接受哪一个程度的玩法,我要问清楚去回报大姐呀。老婆说她以前有看过姐夫的变态样,多少知道一些,应该也还可以接受,不过看是一回事,真做又是一回事,她也怕我受不了。我说不用怕,我和大姐会在旁边看,要是姐夫太过分,我也弄他老婆弄回来,老婆打我说我没正经。其实我心里;更想着明天怎么应付大姐,想说如可以一边听,一边实习那不就很好呀,哈哈哈。

  我妻真除(中)「叮咚……叮咚……」敲门声响。应该是大姨子来了。

  「嗨……大姐,……好准时呀!」我高兴的把大姐拉进客厅。

  「嗯嗯……那还能不急吗?这两天你姐夫都快弄死我啦。」大姐跟我ㄧ起坐下沙发。

  「怎么?他……又打你吗?」我问。

  「那倒没有啦,只是这两天他找我那个,都要我装小惠,好……好不自在啦!」大姐一脸娇羞的说。

  「那……那有很粗鲁吗?……我是说……还……还是……在……厕所吗?」我好奇。

  「嗯……那倒没有,这两天他没喝酒,只是……要我做些奇怪的动作……」大姐支支吾吾。

  「什么奇怪的动作呀?不就是……就是……你前几天晚上……电话里说……的吗?」我吞了几口口水,有点口干舌燥,心脏噗通噗通的跳。

  「唉唷……!就是……就是……要我在他前面跳舞……那种不三不四的舞,还要……还要……边脱衣服……」大姐说的零零落落。

  「喔……我知道了啦,是艳舞啦,小惠也会跳呀,她可厉害啰,专业的……大姐没忘吧……她是舞蹈社的呀!」我抱了大姐一下。

  「呵呵……是啦……是啦,嗯……那个……豆仔,你记的我说过的吗?就是那天晚上……我打电话……」大姐稍稍推开我,又深情的看了我一下。

  「啊……我记的呀……我记的……不然我今天还请假等你呀,只是……只是我想知道……大姐想……想怎么……开始。」我抢着说。

  「开始什么啦……我今天来可没跟你姐夫说唷,记的……下次见面不要提。」大姐说完……我想了一下……那今天是算……偷吗?

  「你没跟姊夫说呀……今天不是要来跟我商量,怎么让小惠跟姊夫他……」我问。

  「唉唷……你姊夫只是要我跟小惠讲啦……他……他哪敢……跟你说呀!」大姐解释。

  「大姐……这样我可不同意唷,怎么说我的小惠都是我的最爱呀,要是姐夫粗鲁动手……那……怎么办呀?」我说着又抱了大姐一下,又亲她一下。

  「呵呵……豆仔。你真皮ㄟ……一直吃人家豆腐的,就是因为这样,我才来跟你先说好呀,你去跟老游讲,要跟小惠可以,不过呀;我们两个要在场……这样好不好?」大姐说完,终于又抱了我下,还撩了我的下体一下,眼媚娇娇的看着我。

  「原来是这样,我出面讲比较好是吧,嗯嗯,没问题啦,我晚上就给姊夫打电话,嘿嘿……大姐……你……」我抓她的手停在我跨部。

  我用力的抱紧了大姐,我这大姨子,虽说不上身材丰满,但是扭动蛇腰的妩媚,那定是让男人想立刻侵犯的,难怪姊夫那么冲动粗鲁,连我都想稍微用点力气征服呢!

  搂搂抱抱间,我们互相蛇吻起来,我贪婪的摸着她的双奶和三角地带。说实在的;触感比不上我老婆,但这偷的情趣,风骚的情趣,老婆那里却没有,我的巨炮已然挺硬如钢了啦。

  「嗯……嗯……嗯。嗯……你好温柔好体贴唷……豆仔……我妹她……一定被你弄得……弄得……很……爽……」大姐已经开始脱我的衣服,我也两三下脱去她的衣服啦。

  「哪……哪……哪有啊……小惠她呀……喜……欢肌肉男啦……像姊夫那样的。」我搔着她的淫穴,那里已经洪水泛滥了。

  好像几十年没做过爱一样,我们两个贪婪的交缠在一起,大姐真不是盖的,配合度很高,想怎么样的姿势,她都配合我的要求,稍微的扶着她的腰,她就会意了,这算是姐夫的调教吗?那我可要姐夫帮我练一下老婆了……哈哈。

  几经姿势的交换,我把大姐抱起来,让她双脚扣住我的腰,双手抱紧我的脖子,我抬着她的屁股,这样的干——这叫做火车便当。

  「唉唷……啊……啊……要……死……了……会……死……啊……豆仔……你……好……会……干……喔……喔……喔……好……爽……好……爽……呀。

  嗯……嗯……嗯……嗯……要……来……了……来了……啊……」大姐尖叫了到了高潮。

  「嗯嗯……恩……大姐……你……好……骚……又好……多……水……我也……要……射……了……射……进……去……了啊……」我也爽叫。

  也许是姿势太妙,大姐真的很轻,抱起来一点压力也没有,像没骨头一样软,真的是太精采了。客厅里有一个镜子,照的到我们客厅大部分,我和大姐看着镜子里,我们打炮的骚样,竟然一下就来了高潮,我也一泄如注啦。

  我和大姐一起又坐回沙发,互相抚弄着对方,轻声细语的称赞对方,当然少不了亲亲吻吻的。

  一下子我又被逗的硬起来,大姐脸上,有着一副说不出来的表情,淫荡又期待似的,双唇抿了一下,好像告诉我去侵犯她一样。我站到沙发,跨到她脸上,我用粗大的肉棒,先整支棒子轻抚着她的脸,然后轻轻的敲着,她也一下下的舔我的肉棒。

  我把巨棍插入她的嘴,插的很深,她奋力的吸吮,但是;一深到喉咙里,吞咽反应让她作恶。几次以后,她轻轻的咳嗽,眼泪也留下,那种娇弱卑凄的表情,让我一下就想抱她起来抽插。然而她却用力的抱住我的大腿,深深的将我的巨炮,吸纳入她的口中,深啐不已……我明白她要我给她口爆。

  既然如此,我也就更加放心的,享受她的品萧服务。她又吸又舔,摆动着头发,还不时吮舔我的蛋蛋,真的是一整个爽到不行。

  「大……姐……我……要……射……了……射。进去……嘴……巴……好不好……喔……喔……喔……喔……射了……」靠!坚持不住了。

  大姐忙将快射的肉棒,拿出来……然后就让它喷出的精液,几乎喷满了她的脸。眼睛、耳朵、鼻孔、额头上的头发,都有我的精液,这一幕,真是令我爽到不行。射完了,她也继续把我还硬硬的屌,擦着她的脸,然后用我的屌,把精液拨入她的嘴里……大姐呀——你这么做……我怎么软的下去呀。

  「好了……豆仔……去拿卫生纸来,呵呵,姐的眼睛被你射到张不开啦!你好棒唷!」大姐娇淫的说着,我立刻拿面纸给她擦拭。

  「谢谢你……大姐……!这一炮……我真的是一生难忘啦。」我搂抱着她。

  「谢什么……这个星期天,还要麻烦你们夫妇两个呢!我胸部不大,没办法帮你乳交……所以你还想怎么玩吗?呵呵……还硬的起来吗?」大姐笑淫淫的说,又抡起我的老二来。

  「嗯嗯……大姐你的技术好好喔,改天你也教教小惠啦!」我摸着她的奶和淫穴。

  不一会儿的工夫,我又硬起来了,原因是大姐也学我,站起来让我舔穴,粉嫩的穴和屁眼,水多又紧。我舔了一下子,突然;大姐笑淫淫的看着我。

  「看过女人小便吗?……我尿给你看好不好?嘿嘿嘿……呵呵。」大姐说着,就拿起垃圾桶到我前面,拨弄着她的花蕊,然后就吸哩哗啦的,尿到垃圾桶里,尿完就过来吻了我一下,我的巨棒已经硬到痛起来了。

  大姐把垃圾筒放好,就拉着我到镜子前面,拉来小板凳,面对我弓下身子,两脚张的很开。

  「呵呵……这个姿势试过吗?会直接捅到我的G点,来吧小子呵呵呵……」大姐笑淫淫淫的。

  我不由分说,直接扶起她的腰,就长驱直入,大开大阖的抽插起来。

  正干的起劲,我和大姐发现楼梯站着一个人……是小姨子,也不知道她看了多久……这下糟糕了,小妹知道我们发现她在偷看,飞奔上楼。

  「小妹……唉唷……怎么……你在家呀!」大姐翻身站了起来。

  然后我跟大姐,也顾不得身上没穿衣服,就追到楼上去。到楼上,小姨子小涵,就站在儿子房间,儿子5岁,看样子是睡了,头却歪道床边来。

  「小涵……你今天怎没上班呀……啊……」大姐和我进到房间后,大姐站到儿子旁边,就质问起来,心虚的口气。

  「……恩……中午……小元闹脾气,园长要我带回家,自己照顾……」小妹也怯懦的答。

  「喔……我还以为他生病了呢?……呵呵」我打哈哈。

  「咦……大姐……你那里……那里是……流什么东西呀……你滴到元元的脸上了啦……」小妹轻声叫了起来。

  我和大姐同时看到小元——我儿子脸上……竟然有好几滴黏稠的液体,然后肩膀上也有……原来是大姐的淫穴,不知道为什么还是淫水潺潺,现在还因为大姐移动了下身子,也滴了几滴在床上,应该是我和大姐混合的体液。

  儿子被惊醒,用手一抹脸,那个液体就抹进嘴吧……「脏脏……元元……不要擦嘴吧……姨给你洗脸去……」大姐惊呼起来。

  大姐说完就抱着我儿子,往楼下的浴间走去。

  「ㄟ……ㄟ大姐……你不要忘了穿衣服啦!」小姨子叫着。

  「姐……夫……你……你……也没穿衣服。呵呵!」小姨子等大姐走后,又跟我说话,表情又尴尬又娇媚啦,看起来是春心荡漾啰。

  「啊……对……对不起……我……呵呵!」我搔头装傻,看小妹一脸羞赧,又没立刻离开,应该是……「姐……夫……呀……你怎么和大姐……做……做……做那个啦!」小妹又问。

  「啊……你全都看到啦……我……我们……」我想解释。

  「我知道啦……我……我那天晚上……和刚刚……都有听到了啦……你们都那么大声的。」小姨子一串说完。

  「什么……你都听到啦……那……」我继续装傻。

  「嗯嗯……我知道啦……你们也是因为生活……ㄟ……闺房情趣啦。呵呵呵!」妹妹走到床边坐下,眼睛就直盯盯的看着我的老二,半软的肉棒,一下子又硬起来了。

  「只是……只是……没想到……大姐和二姐……会。会那么疯的。呵呵。」妹妹又说。

  「嘿嘿……小涵……你也知道……我们大人……这个。」我脑经已经混乱。

  「什么大人……小孩,我也是大人啦,都30啦……什么……什么……场面……没看过呀!……呵呵,真是的……」小姨子竟然调笑起来。

  「是啦……也是啦……小涵……你都……都从哪里看……看过呀?」我也笑着问,顺便我也走近到她前面。

  「嗯嗯……我都……ㄟ……你不是一堆A片A书的……人家都有看过呀……还……还……」妹妹说的脸红到脖子,伸手摸着我的大腿。

  「还什么呀……呵呵呵……妹妹……来……不要不好意思!」我说着就把她的手,放到我那挺立的巨棒上,轻轻抚弄着我的肉棒。

  「喔……原来……真的肉棒……是……是这样的……好硬喔……其实。我还看过你和二姐……还有大姐和大姐夫……做……作爱啦。」妹妹说完,竟开始舔我的老二起来……好爽啊……搅动的舌头……跟老婆和大姐比起来,又是另一番滋味。

  「姐夫……我舔的好吗?呵呵,人家……人家也是有经验的啦。」小妹边吸边说,也将自己的衣服——只有一件睡衣脱下。

  「你不是没有男朋友?怎么……怎么……经验啊……不要跟我说,你是跟你姐姐的假阳具做的唷。喔……好爽喔……小妹你舔的真好……」我知道她没男朋友……我也爽到哀嚎着。

  「呵呵呵……之前……亲家公不是也来家里……就是脚受伤那次呀……我帮他洗澡,他……他突然翘起来了,要我帮忙……我就……就帮他啦……呵呵。」小姨子笑淫淫的说着。

  「我爸!……不会吧……他都六十几了呀……」我大惊……老爸也太不检点了啦,怎么说……都是我的小姨子啊,这怎么可以啦……厚。

  「嗯……强壮的很,你们父子呀,一样色啦!呵呵……」小姨子说。

  「那你们……有没有……那个……啊……」我又问。

  「呵呵……当然有啦……不过第一下好痛喔……你爸也几下就射出来了。

  ……呵呵呵……第二次才久一点……」小姨子说完,就拉着我的棒子,然后往床上倒下去,拿着我的炮,对准她的炮口,慢慢的引导进去她的洞,几经撮弄终于进去——我抽插起来。

  「你……你和我爸……做……做过几次……啊……好紧喔……」我边做边说着。

  「嗯嗯……喔……三次……喔……你的比较大……喔……好……爽喔……喔……喔姐夫……姐……夫……喔……喔……嗯嗯……」她淫叫起来,没想到我老爸抢了她的处女……太不应该了。

  「小涵……你……真……骚……早知道……我……就先……干你了……你太……不……检。点。了啦……我干……死。你。我……要……干……回来。」我用力的挺进,一会儿;我又把她扶起来,弯腰手撑着床,我从后面干她。

  「呵呵……嗯嗯嗯……嗯嗯嗯……好……爽喔……姐夫……干……干……回来……喔……要……要……到……了……到……了……啊啊……嗯嗯……」小姨子尖叫起来,应该是高潮到了,淫水沾湿了床沿到地板一片,肩膀到脖子以上通红通红。

  「嗯嗯……姐夫……刚刚姿势……人家……也想试试……好吗?」她躺了一下子,转身拿了两个枕头,垫在床上,两手把身体弓起来,整个小穴都裸露在我眼前了。

  真是宿命……刚刚没试完的姿势,现在还是要完成它。不过;小妹的可紧多了,岁然刚刚剧烈的被我进进出过,这个姿势干起来,还是紧到不行呢!扶着她紧实的翘臀,又是一番大战……小姨子和我渐渐的快到高潮了。

  「喔……好紧……小……涵……我……要……要……射……了……喔……射……进去……了……喔……」「嗯……嗯……嗯……姊……夫……快……快……用力……喔……喔……嗯……嗯……嗯……嗯……来……了……我……也……要……来……了……喔……喔……喔……嗯……嗯……啊……来了啦……喔。」我们几乎同到达了这一次的高潮。

  「爽完啦……你们两个小奸夫淫妇……呵呵」大姐在门口笑嘻嘻的说。

  我抱着小姨子,都闭眼休息了一下,正要爬起来,没想到大姐抱着儿子,两个都没穿衣服的站在床边。大姐把我儿子抱的很低,那个儿子的小鸟啊,就靠着大姐的淫穴,靠……小鬼艳福不浅啊。

  「姐……你……抱的太低了啦……这样小元不舒服啦。」没想到小姨子,还去摸我儿子的小鸟和大姐接触的地方。

  「嗯……你摸什么啦,舒不舒服……你不会问他爸呀。呵呵呵。」姐又笑淫淫的说,还缩了一下臀部。

  「哇……我小外甥的也不小ㄟ……来……姨……抱抱……呵呵……唉唷……真的好大喔……」小姨子一把抢过儿子,然后把儿子面对着她,坐在她的腿上,脚开开的让儿子的小鸡鸡,靠到她穴上玩弄着。

  「哈哈哈……阿姨……都没小鸡鸡……只有我和爸爸有,呵呵……呵呵……」傻儿子笑着跟她小阿姨玩起来。

  「ㄟㄟㄟ……不要太过分啦……小妹!」大姐一屁股坐到我肚子上,开始玩弄我已经软掉的老二。

  大家玩笑了好一阵子,正想要起来洗澡,这时却听到走廊有脚步声。

  「呵呵……你们几个玩够了没呀,快六点啦,要准备吃饭啦……姐你不用回去煮呀?还是姐夫带孩子来我们家,洗澡吃饭呀。」老婆回来了,应该回来一下子了,因为她洗好了澡,现在身上一件也没穿,只是用浴巾擦着湿头发。也许;她刚刚也听到我和小姨子做爱了。

  「姐……来,儿子还你。喝喝小鸡鸡好大唷!」小姨子拉着老婆坐下。

  「唉唷……真的好大呀……呵呵乖儿子……有没有想妈妈呀!」老婆坐到小姨子旁边,照着刚刚小姨子的姿势,和儿子玩起来。

  「老婆……那是儿子ㄋㄟ……不要这样玩啦!」我抱怨起来。

  「呵呵……只是闹他一下啦,你爽完就好,不管儿子啦!」老婆和儿子说话的时候,不知道是小姨子在旁边逗弄,还是天生的干穴能力,儿子的小鸡鸡竟然硬了起来,由于靠老婆的穴口很近,竟小小的整根弄进去他妈妈的穴里。

  「啊呀……小色鬼……连你妈……也……也……噢……妹……别玩啦!」我的老二一下弹了起来……硬到暴怒青筋,老婆抱起儿子到大腿上,他的小鸡鸡竟然被沾湿了。

  「呵呵……豆仔……你在想什么呀……你儿子插进他妈淫洞里,你冲动啦。

  你那么想……看你儿子……喔……要死了……喔……」我没等大姐说完,已经把她两脚高高拉起,我把挺硬的巨棒,插入她的阴穴中,想不到也已经湿泞一片了。

  老婆遮着儿子的眼睛,却嘻嘻笑笑的看着,我和大姐的淫作。一会儿;老婆啦我过去干她……然后是小妺……直到我射精到老婆的穴里,大姐和小妹则直接用手接着,老婆淫穴流出来的精液,三个人分享吸食。儿子则跑来跑去跟着我们玩,不过他也会用手去撮弄,老婆、大姐和小姨子的湿穴,童言童语的,我看老婆三姐妹倒是性奋满点。

  一场酣战结束,我们四个又带着儿子去洗澡啰,顺便也约姊夫一起吃饭,大家说好这里的事情可不要说出去。

  我妻真除(下)*******************************************************************写在前面︰我第一次接触到广东话,是楚留香那部港剧,好久啰,那时我还很小很小,后来就是不断的接受港剧的熏陶,那个年代的台湾小孩子一放寒暑假,就是租录像带看港剧,看到整夜不睡觉,没有神雕侠侣、华山论剑、天蚕变、新扎师兄……那是会死人了……相信我……我的广东歌唱起来不会比香港本土的难听——这个我试验过啦——大家都会说——猴腮雷阿……哈哈是真的……不知有多少人会心有戚戚焉……记的学到的第一句广东话是这个——「咸湿鬼」这是骂人色鬼的意思……咸咸的就是色色的……嗯嗯,好像是这样啦。所以我想,只要是色的应该就是又咸又湿,后来看到潮吹的A片,我更相信广东话这句的贴切,所以;我写的东西都是又咸又湿的,希望大家不要见怪呀。(台语和客语,形容的好像没那么贴切……哈。)*******************************************************************两天前的聚餐,和老游谈了很多,也很愉快,听大姐说那天晚上,她和姊夫还享受了,从未有过的温柔性爱。

  「老婆,今天晚上,豆仔和小惠真的会来吗?」周末早餐,姊夫和大姐讨论晚上的联谊事宜。

  「嗯嗯……你放心啦,不是吃过饭啦,我早就跟他们两个沟通好了啦,还说了一下午呀。」大姐说。

  「也是啦,只是……我……之前对你太……太暴力,我怕他们会……怕我啦。」姐夫担心。

  「你知道啦,哼……你就是喝酒起酒疯啦,以后少喝一点,就好啰。」大姐说。

  「我……这几天已经决定不喝啦,你又不是不知道……就算喝,我也会控制啦。」姐夫解释啰。

  「嗯嗯……还有阿……以后不要在孩子们面前搞我啦,对孩子影响不好吧,哪有人这样教孩子的,连院友都看不下去啦,坏榜样。」大姐又抱怨。

  「我知道啦……一堆骂我的,我猪狗不如,我一定不会再对你动手动脚的啦,晚上孩子我也是送到你家里去啦,让爸妈照顾他们,这样就不会……不会看到我们……那个……淫乱……是不是啊……哈哈。」姐夫搔搔头。

  「死鬼……你不对我动手动脚,老娘怎么爽呀,是温柔点啦,还淫乱勒……是增加生活情趣啦!……笨。」大姐笑着说。

  「哈哈……老婆你好聪明喔,我就是老粗阿,要不是你那么……那……那么淫荡……我也不会……不会动手动脚啦。嘿嘿嘿。」姐夫傻笑,又摸了几下大姐的奶。

  「讨厌鬼……又乱摸什么啦,我妹的可大啰……要摸……留到晚上你再摸个够啦!……记住啊……不要太……暴力,他们都是斯文人,要想长久久,就要规矩点,知道吗!」大姐又叮咛。

  「我有记住啦,不是说的很清楚了吗?我们……先喝点小酒……当然;我只喝一杯,然后要小惠跳舞……然后我再小小力的拍她屁股……然后……你有写下来吗?……我都忘了……嘿嘿嘿。」姐夫又傻笑。

  「唉唷……笨蛋啦,你以为是盖房子啊,还有步骤的……到时候看情形啦,他们两个也玩的很疯啦,你放心啦。」大姐笑。

  「那好吧,你在家里准备,我先把孩子送到你家去,喔……还要去载小元……一起送去。」姐夫说。

  「嗯嗯……好好好,我先去布置一下,记的去好事多买葡萄酒喔!」大姐开始收拾餐桌。

  「嗯嗯……那个……老婆,你和……和豆仔……在旁边看……会……不会……会……就是……做起来呀?嘿嘿。」姐夫又问。

  「怎么……不可以吗?还是……你要怎么玩……?」大姐问……心里却想,老娘早就跟豆仔玩过了啦。

  「不是啦……我是说……你要想被……被……豆仔……干的话……就尽量干没关系啦,哈哈啊……我是说……可以玩疯一点啦……」姐夫笑着说。

  「知道了啦,本来就……就……看情况一起玩的不是吗?到时候现场再说吧。」大姐推着姐夫出门。

  厨房收拾完毕,大姐又打电话到娘家,交代孩子的事情,老游一定又要带着孩子们去玩,这一弄应该是快傍晚回来。

  我家里电话声响。

  「妹……是小惠吗?我姊啦。」大姐打来的。

  「嗯嗯……姐我是惠啦,怎么啦,不是晚上见吗?」老婆问。

  「唉唷……我想说……你先来陪我准备啦,你姐夫有去带小元吗?」大姐说。

  「嗯嗯……刚刚接走啦,说要带爸妈和孩子们去意大世界玩,ㄟ……姐……姐夫刚刚呀,我送孩子出去,看到我的时候呀,他还会害羞ㄟ……哈哈。」老婆笑。

  「对厚……看不出来会对人动手动脚的,……不过上次闹大了以后,不知道变的多乖了啦。今晚你放心啦。」大姐打趣又安慰。

  「那要我现在过去吗?」老婆问。

  「嗯嗯……应该是吧,来帮我挑几个东西,适合晚上玩的。嘻嘻。」大姐笑。

  「好呀,好呀,反正是要用到我身上的,我得好好的选一下啰。」老婆淫笑。

  「嗯嗯嗯……那快来吧!」大姐说完挂电话。

  之后;交代我了一下,老婆就穿好衣服,到大姐家里去了,家里剩下我和小妹,她都睡到中午,我也去街上晃了一下,中午带了午餐回来,和小姨子一起吃。

  「小涵,来吃饭啰。」我把东西摆好在餐桌。

  「ㄟㄟ……姐夫……你真好ㄟ……嗯嗯……好幸福唷。呵呵。」小姨子一过来就坐到我旁边。

  「快吃……肚子饿了吧,多吃点唷。」我劝她吃饭啰,她对我搂搂抱抱的。

  「呵呵……好啦……姐夫……嗯……问你唷……ㄟ兜……那个……」小妹支支吾吾。

  「什么啦,先吃饭吧,吃完再说啦,……你这样抱着我……怎么吃饭呀。」我把筷子给她。

  「唉唷……人家是说……是说……姐姐不在的话,人家……可不可以……那……那个……」又是支支吾吾。

  「说吧……又不是外人……而且我们又……唉……说啦。」我说。

  「好啦……嘻嘻……就是姐姐不在的时候呀……我可以叫你老公吗?呵呵……这样比较甜蜜。」小妹幸福的笑的很甜。

  「嗯嗯……当然可以啰……哈哈……这样我就有两个老婆啦!」我笑她,我心里想……你要叫我儿子,我叫你妈,我还真要答应你勒,我又气起老爸。

  「嗯嗯……老公……老公……吃饭饭唷……呵呵我给你盛汤喔……」小姨子卖弄起风骚啦。

  这一顿饭吃的真风情,我心里想着以后幸福的日子,哈哈……在客厅沙发里,我随意的按着遥控器,小妹端来水果和茶,又坐到我旁边。

  我喝了几口水,又抱着小妹。昨天晚上被老婆榨了不少精力,现下我只想温淳,享受这宁静的中午,然后期待着激情的晚上到来。

  在大姐家里,一阵风暴又起。

  「妹……这几样好吗?」大姐挑了一个,蝴蝶形状贴身的跳蛋,一个震动的不求人,还有几件情趣内衣。

  「呵呵……姐,你们怎么买那么多呀,真的每次都用的道吗?」老婆看着玲琅满目的情趣用品。

  「哈哈……还不是那个老变态的,每个月总要买一样的,经年累月的……就变那么多啦,有的我都没用过,你没看到很多都没拆封呀!」大姐一边整理,一边说着,还拿了一跟按摩棒,在老婆面前晃呀晃的。

  那根按摩棒很特殊,大致是两节连着,前端那段会前后伸缩,并解圆弧转动,还会整段划着圆形。后段那一截,则有很多颗粒在上面,也会转动和震动。

  「ㄟㄟ……姐……这根是什么?看起来……看起来……好神勇喔!你有试过吗?呵呵。」老婆一把抢过来,就在手上把玩着。

  「这个呀,我只用过一次,差一点被它搞死……它叫无敌威力大魔神……哈哈哈。」大姐说完,还把包装给老婆看。

  「喔……真的吗……呵呵……」老婆突然脸红起来,表情无限淫荡的看着大姐。

  「ㄟㄟ……妹呀……你……要是想试……我……可以帮你唷……嘻嘻。」大姐拿起一个跳蛋,在老婆脖子撩弄着。

  「……唉唷……姐……别闹啦……呵呵……好痒喔。」老婆向大姐靠过去,用那个大魔神,也在大姐胸前滑动。

  大姐和老婆,互相玩弄了一下,两个人已经脸红通通的,情欲高涨到不行。

  「妹……我们……我们……先来一下好不好?我想……我想……爽一下!」大姐亲吻着老婆。

  「嗯嗯……嗯……姐……好……好……我们……先……先……来一次……呵呵。」老婆报以热烈响应,一脚则踢开电话筒,按了一键通到家里的电话。

  「姐……让豆仔……听一下好不好,呵呵呵……」老婆笑淫淫。

  「哈哈……你是想害死豆仔……还是想害死小妹呀……呵呵。」大姐也笑淫淫的说。

  家里电话响起,我接起来,只听到一阵呻吟声……我知道是老婆和大姐……立即开了扩音……我和小妹抱着听。

  两个女人——亲姐妹,互相脱下了衣服,又吻又摸的,激情淫荡到不行。

  先是老婆帮大姐舔阴,吸吸啐啐的,大姐淫叫呻吟到不行,然后又换大姐帮老婆服务,接着又是69式的互相品穴。

  「妹……你……你有过……跟女人……这个呀?喔……连……屁眼……都……好爽……喔……」大姐舔着老婆的水穴。

  「喔喔……姐……你也……也是吗……?嗯嗯嗯……」老婆享受着。

  「嗯嗯……我是跟……跟……我婆婆啦……就是去年……她来这里看老游,结果看到我和老死鬼那个……所以……就……喔喔……啊。」大姐说。

  「姐……你也会……舔屁……眼喔……喔……爽……你们就一起做啊……是……是……吗?喔……喔……」老婆说。

  「哪有啦……你……四合院的文章看太多啦……真是的……喔……爽……是隔天晚上……就……还找我弄啦……老游不知道……」大姐说。

  「厚……大姐……你好不要脸喔……偷我老公……还偷你老公的妈!哈哈哈,姊夫调教你调教真好……喔……」老婆说着翻身起来。

  「我先说啦……我是跟妹……小涵她一天到晚偷看我老公和我做爱,有时候还偷看豆仔在厕所打手枪,被我抓到了……就……就脱她衣服教训她……呵呵呵……不然呀……她早偷了豆仔了,我们家的女人呀……真糟糕耶!呵呵……是不是呀淫荡姐姐。」老婆抬起一脚,让自己的淫穴,和大姐的湿穴交会在一起。

  「要磨镜啊……喔……斯……小惠……你好……会……磨……喔……等等……我要让大……魔神……操死你……」大姐风骚的叫着。

  「嗯嗯嗯……喔……喔……好爽喔……喔喔……」老婆淫叫。

  一会儿之后;她们双双来到高潮……我这边则是早已和小妹,脱个精光啰,我们热吻了一下,我ㄧ摸小涵的穴,没想到水那么多,早已湿泞一片,整个阴毛也一片狼籍,我让她趴在沙发上,脸靠着茶几的电话筒,我从后面把我的大肉棍,深深的插入她的阴道,奋力的进出抽插起来。

  老婆和大姐那里,则是大姐穿起皮制的情趣内裤,那个大魔神的后端,可以挂到情趣内裤上,大姐穿起就像有一条假扬巨一样。那个情趣内裤的里面,也有一个L型的假阳具,大姐穿上前,要把那个假阳具,开启震动旋转,然后放入大姐自己的阴道中。

  「惠……快来……让姐姐……操……操……死……你……喔喔……喔……啊……」大姐说完,就让老婆躺在沙发上,把大魔神干到她阴道里。

  「喔喔……喔喔……嗯嗯嗯……姐……你……好……会干……喔……好……爽……爽……喔……喔……」老婆下子就淫叫起来。

  「喔喔……喔。喔……嗯……嗯嗯……嗯喔……喔……喔……嗯嗯嗯……啊啊……要……来……了……来……了……喔……喔……起……一起。来……妹……一……起……来……呀……啊……我……来……了……啊。」不久大姐高潮来了。

  「嗯……嗯嗯……喔……喔喔……嘶嘶……啊……啊……啊……好爽……喔……爽……我……也……到了……啊……喔……喔……来……了……来……来……来……了……啊……」老婆也禁不住了。

  「喔喔……喔喔……大姐……二姐……你……们……两个……好好……淫……荡……好……骚……喔……我……好……爽……爽……喔……喔……喔喔……姊夫……老公……老公……快……干……我……我……要……到……了……要……到了……呀……啊……啊……啊……来了喔……」小姨子也喷了听到三个女人的淫声浪叫,我早已忍受不住,几经冲刺以后,竟然也一泄如注,全喷射进小妹的阴道内了。

  「呼……喔……好爽喔……老公……你都听到啦,够淫荡厚……我们三姐妹全给你干过啰,你可要知足唷,我要是跟姊夫来几下,就让小妹或大姐代替我啦……要小妹当你的真老婆也没关系……哈哈哈。」老婆喘呼呼的说了一串。

  「知道啦……老婆……我现在不就跟我的小姨子小婆干嘛……我很知足啦……道是你……今晚可要小心啦,老游的粗棒子,可比大魔神厉害唷。哈哈。」我调侃老婆。

  「所以才要先练习咩,记的出门要关瓦斯水呀……都要检查一遍呀!」老婆又唠叨起来。

  「知道啦……等等姊夫就来接我们啦,待会见啦。」我挂了电话,和小妹又是一顿温存。

  ***********************************************************************************************************晚上,姊夫来接了我和小妹过去他家,一进门老婆和大姐都穿着情趣内衣,若隐若现。我和姊夫、小妹,也被逼迫穿上同一系列的情趣内衣。

  大姐的是粉红比基尼式的,但是只用八字线,绕住双奶,下半截的屁股和阴穴部分都是娄空的。

  老婆的则是皮制的,仿绳缚的SM情趣衣,一共是四条细皮带,和前后两条皮带串起来,奶子上下各一条,腰部一条,小腹也一条绕过屁股,小穴的地方有细丝稍稍遮住。

  小妹的是普通的浅绿色纱质睡衣,上半身像小背心,下半身像短窄裙,都有白色长绒毛修边。

  本来我和姊夫也穿的,但是尺寸不合,只好脱下啰,两个男人就光着棍子,跟三位美女一起吃晚餐。

  餐毕,我们又到客厅,水果、酒、饮料、甜点的摆了一桌。我们享用着甜点和美酒,轻松愉快的聊天,让大家都卸下心防~~其实是让姐夫慢慢的解放啦,希望他不要抓狂。

  「哈哈哈……呵呵……我来给各位跳一个舞,表演一下,献丑啰……姐夫呀……这个给你,跳不好就叮咛我一下,嘿嘿。」老婆走到前面,我和老游搬开桌子,老游接过老婆给他的不求人——是震动的唷,也拉来沙发凳子,坐到旁边,我和大姐、则坐沙发上,我坐在她们中间。

  电视的MV放着,老婆开始跳着艳舞,每一下都大开大阖的,先是对着我们表演,然后又对着姐夫,又蹲又拉腿的,老游的老二翘到肚脐上了。

  不时的;老游还拿着不求人,撩几下老婆的大腿,老婆被弄了几下,竟笑淫淫的,把老游手上的不求人,有一下没一下的,拿去搔她的奶子和阴穴。

  几经老婆的挑逗,老游已经不再看我了,他站了起来,拿着不求人稍稍加重了力量,撩弄起老婆的奶子和阴穴,老婆的阴穴早已湿濡狼藉,沾的不求人前端,也湿滑不堪。好几下老游把不求人,抠进老婆的穴洞,拿出来又去撩弄她的奶头,奶子和奶头,竟也被老婆自己的淫水,沾的微微湿润。

  「姐夫……过来……跪着舔我的穴,呵呵呵。」老婆说完,拉着姐夫的耳朵,让他跪在老婆胯下,老游到位后立即舔起老婆的湿穴来。

  看到这里,我ㄧ手大姐的穴,一手小妹的奶,两眼发直,老二也挺直了。大姐和小妹则是挨着我,又吸又舔我的老二起来。

  「呵呵……姐夫……你不乖唷……下就硬了……想干别人的老婆啦……我可是你的小姨子呀……呵呵呵……当着我姊面前偷呀!嗯嗯……舔的好爽喔……姐夫……想……想……插进来吗?呵呵……」老婆淫叫着,用脚撩弄着老游的老二。

  「想……想……小惠……可……可以……给……给……我……吗?」姐夫颤抖的说着。

  「想得美啦……喔……要……要……舔的……好……才……才……让你……进……来……呀……呵呵……嗯嗯……继续。」老婆抓着老游的头,让他整个脸都贴上老婆的阴穴。

  我们这边,大姐蹲了下去,开始舔起我的巨棒,几次的屁眼攻击,让我哀号连连,小妹站起到沙发上,跨过我的脸,让我舔她的阴穴,泛滥的洪水,滴流到我的脸上、肚子上。

  然后大姐站起来,搔了几下自己的淫穴,湿湿的手指,就擦到小妹的嘴里,握住我的巨炮,对准她的阴穴,一屁股坐下来,淫嚎呻吟的同时,又舔起小妹的屁眼和穴,舌头和我交会着。接着又把我的手拉去抓她的屁股,她的手又抚弄起小妹的奶子来。

  老婆这时把姐夫,拉到我们旁边,坐下以后,便把姐夫粗大的肉棒,纳入她的阴穴内,老婆尖叫失声——好大呀。

  「喔……挖勒!」我叫起来。

  原来是姐夫竟然把手指,探入大姐的屁眼内,一时之间,我的老二受到莫大的挤压,进出挖弄的手指,就像在给我按摩似的,爽到不行失声叫起来啦。

  之后老婆又翻身,背对着姐夫,弯腰手扶着沙发椅背,一手又引导着姐夫的巨屌,插入她的淫穴。

  「喔喔……喔喔……嗯嗯……嗯嗯……姊……夫……好……热……好……棒……呀……干……的……我……好……爽……用……用力呀……喔……喔……喔……喔……恩……」「嗯嗯……嗯……嗯……喔喔……阿……啊……豆……仔。也很……行……啊……喔……喔……喔……好会……干……嗯……嗯嗯……喔……喔……再来……不要……输……给……你姐……夫……来。喔……喔……喔……喔。」「嗯嗯……嗯……喔喔喔……喔喔……阿啊……啊来了……来了呀……喔……喔……喔……嗯……嗯啊……」两个女人都淫荡的乱叫起来,同时也到了高潮,我和姐夫都刺激的一射而尽。

  这时小姨子和老婆亲了一下,然后又和姐夫吻了起来。姐夫对我笑了一下,大姐却把我的手摸向小姨子的屁股,然后让我的手指在她的屁眼转动。

  「轻一点……她等等会很爽喔!」大姐叮咛我。

  小妹的屁眼,在经过我和大姐的挑弄,不知我们的口水,还是她自己的穴水,早已是湿濡一片了,我的手指一下就钻了进去,小妹清叫了一声,表情好像痛苦又享受。大姐拿了在旁边的润滑液,挤了一些进去她的屁眼,一下子也就湿滑起来。

  「我也试试……你……弄前面……豆仔……」姐夫对我说。

  我忙将手指抽出,然后又伸进她的穴里,我慢慢施力在她的G点,老游也把中指慢慢插入小妹的屁眼,小姨子抿起嘴来。

  「啊啊……啊……啊……要……到……了……姐。夫……啊……啊……啊……嗯嗯……嗯……嗯……轻……一……点……轻一点……慢……慢……慢……喔喔……喔……我……要……丢……了……要……丢……了……喔喔……喔喔……啊……我……泄……了……要……尿……尿……嗯嗯嗯……喔……啊……」小姨子像哭泣一样的叫着,爽中带痛的呼喊着,是到了高潮了,阴穴里涌出的水,像喷泉一样,而尿道口也喷出了阵阵的喷泉。

  「唉唷……人家快大出来了啦……你们好烂喔……」小姨子情绪稳定了一下,就跳起来往厕所跑。

  我们四个也慢慢的站起来,手拉着手进去浴室,我们进去时,小妹已经拉完冲水了……还喷了芳香剂。

  「你们三个跪着,让我和豆仔尿你们头上。」姐夫让他们三个都跪下,面对着我们。

  「那等等,我们也要尿你们头上……小涵……你还有尿吗?」老婆说着就去挖小妹的穴。

  「唉唷……呵呵呵……有啦有啦……」小妹一边躲一面嬉闹着说。

  接下来当然就是我和老游,用尿给他们三个女人洗澡啦……哈哈真刺激,我还故意的把尿,渍在她们头发上,尤其实是她们的嘴……呵呵。

  然后换我们两个被她们尿时,可就不好受了,老婆和小妹还叫我张开嘴喝,老婆还把穴直接贴到我嘴巴,又去贴姐夫的,喝的我们满口毛满口尿的……一阵嬉闹完了以后,大家又清洗了一下,一起到客厅要再一次性战。

  大致的情形,是我先和老婆做,大姐和姐夫做,小妹则是帮我舔蛋蛋。然后我和姐夫又交换位置,接着;我去让老婆舔老二,大姐舔我的蛋蛋和屁眼,小妹则是帮老游……几经交换……我干着小妹,老婆舔着我的屁眼和蛋蛋,姐夫干老婆,大姐则舔着姐夫和我老婆的交合处。

  正在兴头上……大门打开了。

  「爸……妈……」我们几个异口同声……动作暂停,客厅的灯也大亮起来。

  「豆仔……你爸妈他们……刚刚来……我来不打电话……就带他们过来……你们今天不是一起吃饭……这……」岳母打开门,转身打开客厅的主灯。

  我爸妈还在门口,抱着我家的小元元,岳父两手牵着姐夫他们的孩子。

  我爸手上的菠萝掉在地上、我妈的外套也掉在地上、岳父的帽子——儿童游乐园的气球帽,在头顶晃呀晃,岳母站直了身体,穿着的裤子一下湿了一片——吓的尿失禁——我想的啦,几个人口瞪目呆了许久许久……

警告:色色社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人群请勿浏览,否则后果自负!

[色色社 色色撸 色涩涩 色色社五月 撸撸色 俺去色 夜必撸 色色小姐 色久久 涩色色 色色社-影视 ]

郑重声明:本站遵守美利坚合众国各项产权法律,法规!请自觉遵守当地法律法规不要随意转播,18岁未成年人请勿浏览!

免责声明:本站制定了保护原创者的合法权益措施,当版权原创者发现本站内容侵犯其合法权益时,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移除侵权内容,谢谢!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版权所有 © 2013-2016[广告合作:yiyi8097@gmail.com]